Krbw9

月……月更吧……(゚∀゚ノ)
墙头众多,胸怀大志
=͟͟͞͞=͟͟͞͞(●⁰ꈊ⁰● |||)


因为墙头太多,可能会不定期更新一些奇奇怪怪的cp(๑❛ꆚ❛๑)

保证不坑!ପ(´‘▽‘`)ଓ♡⃛

【超蝙】一个人的旅行(完整版)

就是放上来存个档,看过的小伙伴就不用看啦(ˊo̶̶̷ᴗo̶̶̷`)
全文1万+
(其实这讲的是睡美人老爷和他的失忆王子超的童话故事qwq)


一个人的旅行(不知道是什么AU的AU)

“what hell…”

后脑的疼痛让一直保持文明的克拉克爆了粗口。

睁开眼环视四周,他敢肯定,这绝对不是他认知中的某一个地方。

苍老而低沉的声音在克拉克耳边响起:“你醒了。我的孩子。”

回荡在空旷的房间里,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又像是近在咫尺。

克拉克甩甩头,把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甩到脑后。然后他看到了站在他正前方的白发老人。
那人像他声音那样苍老,那双睿智的双眼,正垂眸看着克拉克。

克拉克直起身,湛蓝的双眼警觉的看着他。

“你…”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也知道你一定有很多疑惑。”

克拉克还没能问出口,就被打断。

“卡尔·艾尔,氪星最后的孩子。我能看到你为地球做的一切,而且我也很感激你这么做。”

老人走到克拉克身前,伸出手将他扶起来。
既然他知道自己氪星的名字,那就应该不是坏人,克拉克这么想着。

“您…”好像自己还不知道他名字。

“你可以加我HighFather,我的孩子。”

“冒昧的问一下,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HighFather微微叹了口气

“其实我是有一事相求。”

克拉克·超人·肯特对于请求是绝对不会拒绝:“我能做些什么?”

HighFather伸出手,六个标志出现在他手掌之上。
“你需要找到六个人,并将他们团结在一起,当然决定权在你手里。”

“洗耳恭听。”

看的克拉克没有拒绝的意思,HighFather讲起这六个标志的来源。

“第一,是象征着勇气的神奇女侠——戴安娜·普林斯。天堂亚马孙的公主。”

“第二,是象征着意志的绿灯侠——哈尔·乔丹。绿灯军团的一员。”

“第三,是象征着善良的闪电侠——巴里·艾伦。拥有着神速力。”

“第四,是象征着王权的海王——亚瑟·库瑞。亚特兰蒂斯的国王。”

“第五,是象征着智慧的火星猎人——荣恩·荣兹。火星最后的遗孤。”

“第六…”

最后一个名字HighFather却一直没有说出口,这让克拉克感到疑惑:“怎么了?”

HighFather眼中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神情,良久,他说出了最后一人的名字。

“第六,是象征着黑暗与希望的蝙蝠侠——布鲁斯·韦恩。哥谭市的黑暗骑士。”

“黑暗与希望?”

在克拉克的意识中这两个词并不应该出现在同一个句子里。

“没错,黑暗与希望。”

“可…”克拉克还是感到不解。

“他是这样偏激,又的是这样的和谐。孩子,等你真正见到他的那一天你就会明白,我所说的一切。”

“最后一个问题,”

克拉克停顿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问出口

“为什么是我?”

HighFather走的房间大门旁,抚摸着上面精致的花纹,背对着克拉克,看不清他的神情。

“一个故人委托我,让你去完成这件事。”

克拉克皱眉:“如果我完成了,又会有什么不同?”

“等到一切结束,就会真相大白,我的孩子”

还是那样苍老而低沉的声音,环绕在房间之中。那扇精致随着他话音落下而开启。

门外,那是一个克拉克从未见过的世界。

“我的孩子,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

克拉克没说话,但他眼中迸发出的坚定,已经给出答案。

HighFather走到克拉克身边,递给他一个东西。

“?”克拉克看着手中的司南,疑惑地看向HighFather

“它会指引你找到他们,相信我,孩子。你会找到你想知道的。”

克拉克将信将疑的把司南放进上衣兜,在他跨出大门的那一刻,背后响起一句话

“当你迈出这一步时,你的时间就会停止,无论你寻找了多少年,你世界的一切都不会改变。”

眼前刺眼的白光让克拉克没能听清楚他究竟说了些什么,只听见零星几个词。

等克拉克能睁开眼是,已经身处一片原始森林中。

“Well…”

事情发生的突然,克拉克也没有任何准备,不过这并不重要,只要太阳不消失,超人就不会有太大的困难。

克拉克拿出衣兜里的司南,既然说能指引自己,那就试试。

神奇的是,蝙蝠镖真的为克拉克指明了方向,向着太阳的方向。

克拉克耸了耸肩,向着太阳走去,沐浴在阳光之下。

毕竟,超人的字典里,可没有放弃这两个字。



当克拉克完全消失后,HighFather身后突然闪出一个人影。

HighFather没有做声,只是沉默的看着克拉克消失的地方。

“我会遵守约定,不对新创世星下手。”

男人的声音宛如大提琴一般悦耳,但话语中却没有任何情感,像极了北极那万年不化的千里寒冰。

没人回答。

他也没再说话,转身离去。

不知过了多久,HighFather叹了口气,消失在一片白光之中。

人很多时候总会强求自己去做一些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即使他知道,这一切都不会有任何改变。

亚马逊的风景不愧对它天堂的称呼。

沙滩上细碎闪白光的沙子,湛蓝的海浪,随海风微微摆动。

虽然克拉克也曾去过海边,但是没有哪个漂着垃圾的海滩能比得上这与世隔绝的仙境。

跟着司南指的方向,直到太阳下山,克拉克才看到白色建筑物的塔尖。

等他站到建筑物门口时,克拉克才发现他有一个大问题。

他要怎么进去?

难到他要对着门口一众守卫挥手说“Hi,我叫克拉克,我来找戴安娜·普林斯”?

不不不,只有非常非常耿直的童子军才能干出这么傻的事情,他可做不来。

虽然克拉克的秘密身份是超人,但他的本职工作还是一个星球日报的记者。

记者嘛,可是一个跟人打交道的工作。

克拉克完全不知在他打了500字草稿的时候,亚马逊的守卫已经看到他鬼鬼祟祟(?)的影子。

这穿的好奇怪啊,等等,这好像……是个男的!

“入侵者!!!”

“???”没等克拉克搞明白个所以然,殿前的守卫已经冲到眼前。

既不能还手,也不能伤到人。

于是,克拉克·不明所以·肯特,就被悍妇岛的众人按地上怼了个痛快。

即使是氪星人也会有翻车的时候ㄟ(▔ ,▔)ㄏ

幸好在克拉克被送去见女王的路上,被半路杀出的公主戴安娜·普林斯截个正着。

戴安娜看到被押着的克拉克的时候,停顿了一下,问护卫队的队长:“额……他是什么人?”

“公主,殿前守卫发现了这个在树林间鬼鬼祟祟,不知道在干什么的男人!”最后两个字咬的非常重。

戴安娜揉了揉额角,说:“没事,这人就交给我,我会处理的。”

公主都发话了,其他人也不能不听,微微行礼便回去做各自的工作。

“额,谢谢。”

之前打了一肚子的草稿到现在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好像他们之间本来就不需要说这些话,应该是笑着上去打招呼,问问对方最近怎么样,像许久未见的老朋友。

戴安娜看克拉克的眼神有点复杂,最后还是没说什么,伸出手示意他跟她走。

拐了七八个弯才找到一个安静无人的地方,戴安娜双手环抱在胸前,靠在白色的柱子上,似乎在等克拉克的解释。

“我觉得你应该知道的……”克拉克摸了摸鼻子,毕竟天堂的事情他还是有所耳闻,拥有半神血统的天堂人应该知道很多…吧

戴安娜眼中透着无奈:“你是指你氪星人的身份还是HighFather对你的请求?”

“都是。”

克拉克猜到戴安娜会知道些什么,,也但是没想到她会知道的这么全面。

戴安娜长舒一口气:“曾经也有个人来找过我,大概是三年前的事。”

“然后呢?”

“然后我同意了。再然后…你能想到,不然我现在也不会在这里。”

戴安娜说这话时面相窗外,带着些许咸味的海风吹过,带起她一绺头发。

“那,你愿意再同意一次吗?”克拉克上衣在刚才的打斗中已经破的差不多,索性就直接脱下来,天蓝色的制服与身后红色的披风相织在一起。

戴安娜看着熟悉又透着陌生,但依旧是那样坚定的身影,到嘴边的话就说不出来。

“你知道我不会拒绝的。”

克拉克微笑着,说:“我叫克拉克,或者你可以叫我超人。”

“戴安娜·普林斯,或者叫我,神奇女侠。”

根据HighFather所说,克拉克和戴安娜的下一站便是宇宙,绿灯军团总部,Oa。

也不知道戴安娜跟她的母亲谈了什么,即使克拉克能听到,但他也听不懂,毕竟亚马逊的语音没几个人能听懂。

不过最后的结果是亚马逊的女王用一种不赞同的眼神看着他们,但还是将他们送上了传送的通道。

克拉克向着女王鞠了一躬,消失在白光中。

女王双手合十放在胸前,闭上眼睛

“赫拉保佑。”

克拉克和戴安娜并没有直接抵达Oa总部,反而被传送到一个荒凉的星球表面。

然后他们就看着一只像马不像马,像牛不像牛奇丑无比丑到无言以对的生物向他们跑来,带起一阵灰尘。

一转眼就冲到了两人面前。

没等克拉克出手,戴安娜已经一拳把神奇的动物(?)捶晕过去的,把本来就凹凸不平的地面又砸出一个坑。

克拉克:“……”

总算是见到亚马逊的强悍了(≖_≖ )

“额,谢谢,……戴安娜?!”

随着而来是一位绿灯侠,克拉克没有任何思索就认出这是他这次旅行的目的。

哈尔·乔丹。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第一次见的人,却能如此熟悉。

哈尔激动的冲上去给戴安娜一个拥抱,做完之后才反应过来旁边还有一个人。

“超人??!”

“你,认识我吗?”

突然意识到说错话的哈尔尴尬的咳了一声:“当然,没错整个地球那一片都归我管,你的事我多多少少还是听说过,嗯。”

无奈的戴安娜一把拉过哈尔,再让他说下去,一会什么东西都抖落出来怎么办。

“嘿兄弟,谁能给我解释一下这发生了什么?”

“如你所见。”

“说真的,戴安娜这不是开玩笑对吧?”

“像开玩笑吗?”

哈尔烦躁的抓着头发:“我们要怎么说?说三年前……”

“说什么?”戴安娜提高音量打断了哈尔要说的话,瞪了一眼哈尔,什么都说

“咳,你们,认识?”

克拉克认为是时候证明一下自己的存在感。

“记得我之前说的,我们曾经认识。”戴安娜摇了摇头,表示不太想提起这事。

克拉克点头示意他明白,转向对哈尔道:“哈尔·乔丹?”

“嗯哼”

“戴安娜跟我大概说过你的事情,我此行的目的,”克拉克的眼睛熠熠生辉“我希望你能加入我们的联盟。”

他转头看着戴安娜“额,虽然现在只有两个人。但是,我们会有一个更好的未来。”

哈尔耸了耸肩“我没意见,但是这是个联盟,总得有个名字。”

这个问题克拉克还真没想过,他之前只把这件事当成一场历练,没有太认真,但是现在,有些不一样。

这件事本来就应该由他来做,没有任何疑问。

克拉克想了想

“正义联盟。”

戴安娜和哈尔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他们希望的。

这一切不会终结,这只是个新的开始。

三个人站在这荒凉的星球上,隐隐约约能看见那颗充满生命的星球。

那是他们成长的地方。

那是他们应去守护的地方。

下一站,中心城。

当巴里接到报警的时候,他还在办公室。

不得已他随便编了个理由冲出来办公室,他能猜到,这个月的工资又要少很多。

没办法,当个超级英雄也不容易,也没有人能给他工资。

无赖帮又双叒叕一次把闪电侠的博物馆搞的乱七八糟。

寒冷队长站在里博物馆不远的高楼天台,这次的计划非常完美,即使不能杀死闪电侠也能让他重伤。

巴里以他神奇的速度解决完了罪犯,甚至好心的给急救中心打电话,告诉他们这里有些麻烦。

他感觉有点不对劲,往常无赖帮都会将博物馆砸的什么都不剩,至少是这样。不过今天却这样简单。

肯定有什么不对,巴里皱眉。

接着他看到了对面楼顶天台上用冰块做成的巨大闪电标志。

然后他看到了寒冷队长,和他身旁的一位中年人。

不!

巴里冲上楼顶,哪位中年人只是昏过去,还没有生命危险,这让他松了口气。

“嘿,这样做不好吧?你的目的是我,放了他。”

巴里把手举过头顶,做出投降的姿势,眼睛盯着昏迷中的中年男人。

而寒冷队长也就是抓住了巴里这善良的心理,他不会真正伤害这人,他只是个诱饵。

“看看你自己,闪电侠,就一个普通人,你都能上钩。是不是太蠢了点”

嘲讽的话从寒冷队长口中肆无忌惮的说出,举起手中的冷冻枪

“Goodbye.”

以他的速度,躲过去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只要还有人在寒冷队长手中,他就不能做什么。

因为他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巴里甚至能听到耳边呼啸的风声,眼前极速滑过的风景。

正站在天台边上的寒冷队长没能看到他想看到的,闪电侠被接住了。

接住巴里是一张绿色的……床

巴里能猜到是谁,毕竟习惯用一张床来救人的,在他脑海里只有一个人。

“哈尔!”

“嘿,my boy 需要帮忙吗?”

来人果然是哈尔,身后还跟着两个人。

“神奇女侠!”等他看仔细才发现后面还有一个熟悉的身影“超人?”

看着巴里震惊的眼神,哈尔笑了笑:“没错,超人。”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我记得三年前你可不是这么跟我说的。如果我的记忆没出毛病,联盟好像是解散了,为什么神奇女侠会在这?虽然我很高兴能在见到她,但这还是个问题。所以现在有谁能解答一下我问题吗?”

巴里不愧是拥有神速力的超人类,这一串问题克拉克几何一个都没有听见。

不过他这么觉得好像到哪都有人认识他,还总是说起三年前。

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三年前的克拉克还只是个普通的记者,隐藏着自己的超级力量,之后在肯特夫妇的鼓励下他才渐渐成为超人。

克拉克皱了皱眉,难道这之间有什么关联?

哈尔已经习惯巴里的说话方式,一边安抚他一边说:“巴里你听我给你解释。”

“我听着呢。”

“他们来是因为,他们要重新组建联盟。”

“啊?什么?”巴里差点没栽下去,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刚才听到了什么。

哈尔手忙脚乱的拉住他:“唉唉唉你悠着点,下次可不会有人来救你。”

巴里不敢置信的看向克拉克,而克拉克回给他一个无辜眼神。

震惊来的也快去的也快,巴里很快就冷静下来。

“不管怎么说,算我一个。”

巴里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他还是很怀念以前和战友们一起战斗的时光。

克拉克点点头,飞过去将蠢蠢欲动准备逃跑的寒冷队长抓回来交给执法人员。

“如果联盟要重组,布鲁斯怎么办?”巴里在克拉克离开后小声的问哈尔。

哈尔没有回答,因为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只能看克拉克自己,毕竟这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戴安娜摩挲这手环,摇了摇头。

等到克拉克回来,三人都没有再说话。

殊不知他们刚才的对话已经一字不差的被克拉克听到,虽然他并不想这样,但是听到布鲁斯这三个字,他就忍不住去听。

布鲁斯是谁?

从小到大他都没有任印象对于布鲁斯这个名字,尽管这应该是个非常常见的名字。唯一一次听到这个名字还是从HighFather口中。

看来自己的猜测没错,只要找到他们口中的布鲁斯,这一切都会明了。

克拉克隐藏好自己的情绪,回到众人之中,拿出HighFather给的司南,大海的方向。

海王,亚瑟·库瑞。

看来我还得等一会才能去找你,布鲁斯。克拉克这样想着,飞向大海。

有什么已经种在他心中,被封藏的秘密即将要破土而出。

人类曾经以为,他们对海洋足够了解。不过在人类到达不了的深海,不是海绵宝宝的居住地而是亚特兰蒂斯人的家乡。

亚特兰蒂斯人和人类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可能还会比人类更善良。

至少他们在看到陌生人是不会冲上来,而是友好的打招呼。

巴里留在岸上,哈尔陪着他。克拉克和戴安娜去找海王。

亚特兰蒂斯就像是大陆的翻版,车水马龙繁华的街道,小孩子嬉戏打闹。时不时有人向他们招手,他们一一微笑回应。

迎面走来两个士兵,伸出手让他们跟他们走。

绕过珊瑚群,穿过鱼群,再拐几个弯,才隐隐约约的看到王宫的影子。

“殿下。”

亚瑟挥了挥手,两名士兵弯腰行礼,一起退了下去。

等到四周没人的时候,亚瑟从座位下走下来,站到两人面前。

“之前的事我都有所耳闻,我很抱歉我没能帮上忙。”

克拉克虽然不太明白他话的意思,但还是说:“没关系。这次我想邀请你加入我们的联盟。”

亚瑟拍了拍克拉克的肩膀,说“曾经你们帮我解决了许多麻烦,现在是时候我帮你们。不过我先去交代一下事务,毕竟一个王国并不是那么好关理。”

“当然。”

亚瑟转身向宫殿后游去,剩下克拉克和戴安娜两人。

戴安娜问:“接下来?”

“火星猎人。容恩·荣兹。”

“找约翰很简单,”戴安娜笑了“回去我告诉你。”

与此同时,沙滩上。

“哈尔,”

“嗯?”

巴里看着碧蓝色的大海,有些忧虑的说:“如果克拉克想起来,那布鲁斯怎么办?”

“不用担心。”哈尔和巴里并肩站着“一切都不会改变。我们只是会回到曾经。”

“说的也对。不过我觉得布鲁斯很可能会把克拉克打一顿然后让他滚回大都会。”

“不是可能,是一定。”

克拉克和戴安娜带着海王回到岸上时,哈尔一只手正揽着巴里要看风景。

克拉克&戴安娜:这么这么辣眼睛???

亚瑟:你们别用恋爱的酸臭味污染我的大海!!!

看他们回来,哈尔用另一只手挥了挥,但还有一只就像粘在巴里腰上一样。

亚瑟&戴安娜&克拉克:……不知廉耻!

“咳”克拉克咳嗽一声“戴安娜说要找活火星猎人很简单。”

巴里说:“是挺简单。”

完全没有在意环在自己腰上的手臂。

戴安娜走过来拍拍克拉克的肩膀,你会习惯的。

“的确,你只要在心里喊他的名字就行。”

克拉克狐疑的看着戴安娜,后者给他一个试试看的眼神。

〔约翰?火星猎人?荣恩·荣兹?〕

〔……超人?〕

克拉克惊讶的抬头,看到哈尔耸了耸肩

“火星猎人的能力就是心灵感应,你喊他他当然能听见。”

〔你能听见我?〕

〔请等我几分钟。〕

这让克拉克有种再给客服打电话的感觉,额……

过了几分钟,天空中出现了一个深绿色的黑影,降到一定高度克拉克才看清,那是火星猎人。

〔约翰?〕

〔我是。〕

〔我……〕

〔我知道,我能看见。我会加入的,联盟算是我第二个家。〕

〔谢谢。〕

这段沉默已经解决一切,六个人并肩站在一起,有了曾经人类希望的雏形。

最后一人

哥谭,蝙蝠侠,布鲁斯·韦恩。

说起来挺巧,如果没有这件事,下个月星球日报本来想让克拉克去哥谭学习。

哥谭离大都会并不远,但克拉克一次都没去过。因为哥谭高到惊人的犯罪率肯特夫妇也没有去哥谭旅游的想法。

在黑夜的遮蔽下,哥谭藏在奢侈繁华外表下的罪恶和人性最丑恶的一面暴露无遗。

只有克拉克一个人走进哥谭,其他人以人多容易被发现的理由先返回大都会。

克拉克没办法,只能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城市乱绕。

当他看到两次抢劫,三次偷窃,五次打架斗殴时终于忍不住在小巷里伸手拦下一个想拿枪指着老人逼他交出身上所有值钱东西的年轻人。

缴械他的枪,警告他没有下次,看着年轻人悻悻离去的背影,克拉克不得不感慨,哥谭还真是民风淳朴啊。

“克拉克·肯特”

克拉克立马转头,寻找声音的来源,他能听出这声音里不怀好意。

从阴影中走出一个穿着皮夹克,头戴一个红色的头罩。

“你还敢来哥谭?”他咬牙切齿的说出这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我并不认识你。”克拉克站在原地,眼里充满警觉。

“呵”他笑了,声音里充满讽刺“对,你是不认识。”

他举起手中的枪,扣动扳机

“可我认识你。”

“杰森!”

有人将枪压下,子弹打到地上。三个黑影从小巷顶跳下,出手的人穿着蓝黑相间的制服,其他两个穿着红绿相间制服,黄色的披风。

“别多管闲事,夜翼,这边是我的地盘。”

“杰森,你知道他不记得。”夜翼无奈的叹气“还有达米安把你的刀收起来。”

“啧”

夜翼把自家弟弟都收拾好了,转过来对克拉克说:“抱歉,他们一直都这样。”

克拉克收起警戒姿势:“没关系。”

“迪克,或者可以叫我夜翼。这是杰森,提姆和达米安。”

“克拉克”

“不用说我们也知道。”达米安嫌恶的说。

迪克用眼神跟克拉克交流,不要在意。

克拉克眨眨眼睛表示我明白。

一直没出声的提姆说:“你来哥谭做什么?”

“我来找人,布鲁斯·韦恩。”

听到这名字,杰森当场就炸了,举枪就要打。

“你怎么敢说出这个名字!”

“杰森。”见事态不对,迪克伸手抓住杰森的枪更加严厉的喊出他的名字。

兄长的威严让杰森放下了枪,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克拉克,转身就走。

迪克拦下想去追的提姆:“不用,让他去吧。”

“我带你去。”达米安突然插话“你不是想找布鲁斯·韦恩吗,我带你去。”

迪克没有拒绝,现在蝙蝠侠不在,整个哥谭只能靠他们。

在克拉克没有反应过来时,达米安已经消失在夜色之中。跟迪克道别,飞身去追达米安。

迪克看向韦恩庄园的方向,最终还是消失在黑暗中。

当克拉克飞过韦恩集团上空时,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滚出我的哥谭。”

“布鲁斯,我们用不着这样吧?”

克拉克一个急刹,向身后看去,空无一人。

那明明是自己的声音,自己什么时候来过哥谭?

再看向前方达米安已经没了影子,当务之急是先找到布鲁斯,一切就都解决了。

达米安带着他兜了几个大圈,半个小时后才找对地方。

克拉克深吸一口气,敲响了韦恩庄园那扇沉重的大门。

“哪位?”随着大门开启,还有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出。

“克拉克·肯特。布鲁斯·韦恩在吗?”

“肯特老爷?”中年人看到克拉克微微惊讶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整理好自己的情绪“请先进来吧。”

“我是阿尔福雷德·潘尼沃斯,是布鲁斯老爷的管家。”阿福给克拉克倒了杯茶,坐在他对面。

“其实我来是想找布鲁斯,”克拉克环视四周,这里他有种说不出的熟悉,他甚至能分辨出楼上哪个房间是书房,哪个是办公室“能告诉我他在哪?”

阿福有些纠结,最后还是妥协,这是老爷希望看到的。

“请跟我来。”

螺旋状的楼梯上方挂着两个人的画像,都笑的很温柔。

克拉克用他的超级视力看到画像下方微小的字

谨记,玛莎·韦恩 托马斯·韦恩

应该是布鲁斯的父母,他想。

阿福带着克拉克走到一扇精致的门前,他说:“老爷就在里面。我先离开了。”

阿福转身离开,空旷的房子只剩下他和门内的布鲁斯。

手放在门把手上,克拉克甚至能听到自己如雷的心跳。

门后有他想知道的一切。

打开了就没有回头路。

没有他想象中布鲁斯灯光下看书的身影,只有他安静躺在床上,像一个没有生命的雕刻。

克拉克坐到床边,轻轻触摸着布鲁斯微凉的手,如果不是他听见微弱的心跳,他可能会以为他已经不在。

记忆的阀门像是被打开了机关,曾经如洪水般倾斜而出。

他都记起来了。

克拉克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们用不着这样吧,布鲁斯。”

————————————————————

三年前。

克拉克盘旋在大都会的上空,今天也很平静。

不然去哥谭?他脑子里突然出现这样想法。

自从几年前他认识了布鲁斯,也就是蝙蝠侠,他去哥谭的次数比往常多了许多。

反正马上就到夜晚,他这样想着,向着哥谭的方向飞去,去帮布鲁斯个忙。

哥谭离大都会很近,至少对于超人是这样的。

兜兜转转几圈,克拉克在韦恩集团的天台发现了布鲁斯。

“嘿,bat”克拉克热情的打招呼,虽然这么多年布鲁斯一次都没有回答过。

果然没有回答,克拉克耸耸肩,反正他都习惯了。

“混出我的哥谭。”

突然蹦出一句话把克拉克吓了一跳。

“布鲁斯,我们用不着这样吧?而且你这句话已经说了很多年。”

布鲁斯没再出声,克拉克也没再说话。

他们并肩看着这座罪恶之城,享受着稍纵即逝的安静时光。

“布鲁斯你说……额,布鲁斯?”

等克拉克再次转头,布鲁斯早就没了影子。

见识过这么多次,克拉克还是对蝙蝠侠这种转眼消失的技能感到惊讶,好像只要是蝙蝠家的人都会这项技能。

克拉克笑了笑,既然布鲁斯不想让他帮忙,那就别捣乱。反正自己只是找个借口来看看他。

克拉克的记忆停止于自己回到大都会,关灯睡觉。

再次醒来时克拉克发现自己在一个空旷的房间里,然而他认为自己从来没来过这个地方。

HighFather站在他面前,告诉他地球将会有一场大危机,而他的任务就是把地球上的超人类组织起来,才能让地球免于危机。

克拉克没太犹豫,便同意了这个请求。

地球虽不是他出生的地方,但却是承载他所有美好记忆的地方。

HighFather给他六个名字,这六个人和他自己是整个世界的希望。

克拉克回到地球,第一时间去找布鲁斯,寻求他的意见。

布鲁斯也没有什么顾虑,说:“这是个联盟,得有个名字。”

克拉克想了想

“正义联盟。”

之后他们一起走遍各地,寻找能为保护地球出一份力的超人类。

超人,克拉克·肯特;蝙蝠侠,布鲁斯·韦恩;神奇女侠,戴安娜·普林斯;绿灯侠,哈尔·乔丹;闪电侠,巴里·艾伦;火星猎人,荣恩·荣兹;海王,亚瑟·库瑞

后来人们称他们为,正义联盟七巨头。

他们身上承载着全人类的希望。

他们并肩战斗了一年,直到和平的日子被打破。

全世界各地都出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盒子,而他们不知道这确切是用来干什么,只能现将出现的全部收集起来,交给蝙蝠侠破解。

一天,两天,三天

到第四天,克拉克觉得有什么不对。

布鲁斯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没有任何消息,有任何进展布鲁斯都会通知他们。

克拉克立马赶往蝙蝠洞,见到布鲁斯的时候他松了口气,至少没出什么事。

布鲁斯已经四天没合眼,脸上的胡茬也没有清理。

“他们管这个东西叫做母盒。”

“他们?”

“天启星,达克赛德。”

当布鲁斯说出这个名字后,母盒发出一阵刺眼的白光,打开一条爆音通道。

布鲁斯离母盒最近,直接被拽入通道中,克拉克还没反应过来,但身体已经做出了反应,堪堪抓住布鲁斯披风的一角,跟着跌入通道之中。

两人消失后,母盒又落回桌面,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爆音通道传送的声音引来许多天启异魔,还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的两人就被团团围起来。

克拉克一边抵挡着前方的异魔,一边用热视线给布鲁斯开路。

“布鲁斯!”

“我知道。”

布鲁斯最后看了一眼克拉克,转身消失在异魔群中。

尽管克拉克奋力抵抗,可惜双拳难敌四手,还是被押去见他们的君主——达克赛德。

克拉克是第一次见达克赛德,他能感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死亡与毁灭的气息。

“不自量力。氪星人。”

达克赛德毫不留情的讽刺道,克拉克没理会,布鲁斯现在怎么样?

“地球是个好地方。它孕育出人类这种生物。”

“人类可以为了自己的利益,挑起战争,残害同类,这点我很敬佩。”

克拉克不屑道:“你只看到这一点,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错的离谱。”

从黑暗中走出一个人,正是穿着天启星士兵制服的布鲁斯。

“布鲁斯?!”

“人类,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话?”

布鲁斯直视这达克赛德,眼中没有一丝畏惧,轻轻吐出几个字母。

“Ω-λ-7-X-L-9”

这话一出,达克赛德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你,怎么敢!这怎么可能!”

暴怒中的达克赛德卡住布鲁斯的喉咙将他重重抵到墙上,手慢慢收紧,布鲁斯能感受到氧气在逐渐消失。

“布鲁斯!!!”

克拉克竭尽全力去挣扎,最终还是被更多的异魔压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自己只能看着,却什么都做不了。

一种无言的挫败感几乎要把他击沉。

布鲁斯用自己最后一丝力气,说:

“密码只有我知道,即使我死了,我的电脑依旧会激活地狱孢子。”

“做个交易。”

“我不将密码说出去,而你,”布鲁斯向克拉克比了个手势,示意他不用担心“不能再打地球的主意。”

窒息般的沉默在三人之间蔓延开来,突然达克赛德松开手,压制住克拉克的异魔都退到一边。

克拉克冲过来扶起捂着喉咙咳嗽的布鲁斯,将他半档在身后。

达克赛德鼓了鼓掌:“可以,人类,你让我刮目相看。”

“这交易我同意,”

“但是你们还要承担惹怒我的后果。”

最先发现两人失踪的是阿尔福雷德,正联几乎出动所有人,在这个节骨眼上,没了这两个人是绝对不行。

最后是巴里在蝙蝠洞的实验室里发现昏迷的两人,而他们身边所有的母盒都化为灰烬。

众人用尽了各种办法,都没能将两人唤醒。哈尔猜测是魔法的原因,所以他们找来了娜塔扎,希望能有什么帮助。

结果不尽人意。

“抱歉,这我帮不上忙,”娜塔扎从两人的精神世界里退出“超人的记忆被删除,想起来的几率不大,而蝙蝠侠的大脑被封锁,可能会一直沉睡下去。”

“不能解除吗?”巴里问道。

娜塔扎摇了摇头:“这是个双向咒语,我父亲可能都解不开。不过只要有一方解除,另一方也会跟着解除。但施咒人会在第一时间得知,后果是什么也不清楚。”

一时间空气凝固在众人之间,他们大概能猜到,超人和蝙蝠侠挽救了地球,解除了危机,而这就是后果。

最后在众人商议,他们决定将克拉克送回大都会,交给肯特夫妇照顾,而且娜塔扎说他很快就会醒,只是对于联盟和自己超人的身份都会忘得一干二净。

而哥谭不能一日没有蝙蝠侠,四罗宾接管了蝙蝠侠的工作。

联盟在无声中解散,但每个人还在尽自己的一份力保护着自己的家园。

直到,HighFather再次找到克拉克的那一天。

一切重启。


刺眼的阳光柔和的盖在床边的人身上,克拉克似乎感受到暖意,缓缓睁开了眼睛,自己好像睡着了。

对了!布鲁斯!

想到布鲁斯,克拉克整个人都清醒过来,视线在房间里四处寻找。

最后他在试衣镜前看到了穿戴整齐的布鲁斯。

克拉克走过去,站到布鲁斯身后,双手揽住他腰,头埋在他的颈窝中,汲取这熟悉的味道。

他能感到手下的躯体一僵然后又马上放松。

“布鲁斯。”

“放手。”

“不放。”

“放手!”

“不放!”

“……”

“别找了,阿福把氪石都放到蝙蝠洞里了。”

“阿福”布鲁斯有些生气的喊出自家管家的名字。

“……布鲁斯”

“……”

“我想你了。”

“嗯。”

时光难的安静,却被一阵敲门声打断。

“布鲁斯老爷,肯特老爷,请不要再腻歪了,正联各位已经等很久了。”

克拉克&布鲁斯:……

我看错你了阿福!克拉克在内心咆哮。

克拉克本来还想抱着不撒手,但还是在布鲁斯要杀人的目光下松了手。

他们一起走出门,看到本想冲过来却被哈尔摁下的巴里,微笑的戴安娜,喝茶的众人。

这是他们的世界,是他们的战争。

他们会并肩,迎接即将来到的危机。

虽有千难万阻,他们至少还拥有彼此。


宇宙,新创世星

HighFather看向地球的方向,他们是必须应战。

“领主阁下。”HighFather背对着来人,喊出他的名字。

那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他有着和克拉克一模一样的脸,只是制服由黑白组成。

五十号地球,正义领主,卡尔·艾尔。

“我帮他解决了一个问题。”

“但你也带去了灾难。”

卡尔笑了:“没什么可怕的,不是吗?”

“但也没有任何改变,不是吗?”HighFather转过身,他的话像针一样,深深刺进卡尔心里。

“轮不到你来评论。”卡尔的语气蒙上一层冰霜“别让我破坏约定。”

HighFather没有回答,卡尔也不想多留,转身离开,白色的披风挂起一阵寒风。

在HighFather找克拉克的前几天平行世界的自己找到他,希望他能和卡尔做个交易。

卡尔要求这个世界的克拉克将布鲁斯唤醒,不论过程,只要结果。

如果HighFather不同意,领主军就会进攻新创世星。

虽然那不是真的自己,但也是自己,更何况HighFather不希望看到新创世星血流成河。

所以他答应了,即使他知道后果。

但他相信有正义联盟在,一切都不会有太大问题。

抱歉。

他在心里说到。

END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