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bw9

墙头众多,胸怀大志
=͟͟͞͞=͟͟͞͞(●⁰ꈊ⁰● |||)


因为墙头太多,可能会不定期更新一些奇奇怪怪的cp(๑❛ꆚ❛๑)

保证不坑!ପ(´‘▽‘`)ଓ♡⃛

THE TOWN (九)

※ooc

※ooc

※ooc

※这章构思好久,关于赛叔那段一直在改来改去,至少想了三个版本(:з」∠)_最后还是写成这样了,ooc是肯定了qwq,不过总算是交代清楚了|ω•`)

※初代绿红有那么一句话吧(:з」∠)_

※不出意外下章完结qwq

————————————————————————

  黄灯的基地与绿灯基地有些不同。黄灯基地是在地底,为了遮掩它的本质,黄灯甚至还在基地上方修了一个人工湖,岸边还有一个破旧已经废弃的天文台。

  哈尔,盖和凯尔被打晕了带走,再次睁眼时他们已经抵达了黄灯的基地。

  三人开始检查自己的情况,除了之前打斗的伤,现在倒是没什么大问题,但身上所有的武器都被收的一干二净。

  “现在怎么办?”盖轻声问道。他们的手被绑着,关在一个全封闭的房间,这是灯团平时用来关押犯人的地方,除了外界打开,否则他们绝无可能出去。

  “等。”哈尔说。他们只有三个人,能做的只有等。而塞尼斯托没有一丝关于绿灯戒指的消息,所以他们更要等,等到塞尼斯托沉不住气的时候。

  盖和凯尔对视一眼,眨了眨眼睛,对方都没有异议,灯团成员的夜视能很强,能清楚地看见对方脸上的表情。

  三人都收了声,闭上眼睛休息。

  
  哈尔猜的没错,黄灯成员做了一切他们能做的,但关于戒指的事,就像石沉大海一般,毫无消息。

  现在只有两种可能,一是绿灯所有的戒指都被一个灯团外的局外人带走,二是绿灯早就知道他们的计划,让灯团成员带回总部。

  经过讨论,黄灯成员一致认为第一种是不太可能,他们不觉得一个灯团首领会将所有的戒指交给一个陌生人。而且他们刺杀橙灯首领拉弗利兹的事情完全被压了下去,一点消息都没有透露。不然他们现在也不可能坐在这讨论。

  但在他们攻击绿灯基地时,大部分绿灯成员几乎都已经撤退,只留下几个人。

  这简直就是计划好的。

  那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黄灯成员们陷入了沉默。

  “把哈尔·乔丹带上来。”坐在首席,一直默不作声的塞尼斯托开口。

  “是。”

  哈尔手指轻轻拽住衣袖中一根如头发丝粗细的银线,有什么悄无声息的落入了他的掌中。那是巴里的车钥匙。

  挂在上面的金色闪电挂件的边缘有些锋利,虽在平时不注意就会被割伤,但到了现在却割断绳索的好东西。

  哈尔的夹克外套是他自制的,在制作过程中他给夹克加了一个夹层,那里搜身无法搜出来,而那个夹层曾经在危机时刻是用来藏他的戒指的。现在那个车钥匙就被他放在里面。除了他自己没有第二个人知道这个夹层的存在,杀手总要有些自己手段。他将钥匙藏在手中,他的手掌足够遮挡住整个钥匙以及挂件。

  哈尔,盖和凯尔看着缓缓开启墙壁,点了点头,看来他们是等不及了。

  一个面无表情的黄灯灯跨入房间,直奔向哈尔,从身后的口袋里拿出一条黑色的布,蒙住他的眼睛,把他拽起带出来房间。

  起身的一刻,哈尔向凯尔两人比个手势,意思是让他们自己想办法,哈尔可不觉得他们两个没有什么绝招。
  


  
  哈尔被布蒙着眼睛,心中有些不屑,这并不能阻止他感知整个基地。略带潮湿水汽的空气涌入他的鼻腔,这种味道只有在湖边或者河边才有,要不然就是游泳馆——显然这不太可能。他在心里默默记下自己走过的路。

  大概走了有五分钟左右,估计哈尔那个黄灯带着他停下来,身边有些细碎的谈话声,大多都是关于自己的。

  哈尔就站在原地,身边的谈话声渐渐大了起来,随后有人向他的方向走来,那些谈话声也渐渐减小,直到整个空间安静下来。

  他仍然保持着腰背挺直非常标准的站姿,毫不在意从四周传来肆无忌惮打量的目光。

  突然他眼前的黑布被人摘下,随意的丢在地上,刺目的白光让他眯了眯眼睛。但哈尔很快适应过来,讲视线转到眼前的人身上。

  “哈尔·乔丹”塞尼斯托开口,这个名字已经很久没有在他的口中出现,上一次还是在他仍是绿灯成员时。说起来,他还算是哈尔的半个师傅。

  “我什么都不会说。你也什么都别想知道。”哈尔抢在塞尼斯托下一句话之前开口,语气平淡。

  塞尼斯托冷哼一声,“一开始就没抱过希望。”

  他挥挥手,身后的黄灯成员整齐有序的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快速的离开了会议室,过了一会,会议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个。

  “知道为什么我要摧毁灯团么?”

  哈尔挑了挑眉,这让他有些诧异,先开口的居然是塞尼斯托。也不等他回答,塞尼斯托自顾自地接着说道。

  “灯团并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说白了也只是徒有其表罢了。”塞尼斯托毫不留情的嘲讽道,神情也越发冰冷,“你们,不,我们遵守的,只是守护者按照自己的想法定下的牢笼罢了。坚持着他们所谓的正义。”

  哈尔保持着沉默。

  “毫无意义。”塞尼斯托微微昂头,随后转向哈尔,“你知道科鲁加吗?”

  沉默的哈尔,抬头看了看塞尼斯托,点了点头。

  科鲁加,塞尼斯托的故乡,但灯团导致了科鲁加的毁灭。科鲁加事件发生时哈尔还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孩,他所知道的一切都是他听说而来的。

  二十年前,守护者在科鲁加发现了被通缉已久的犯罪集团,但在那时,集团内的所有人都已放弃了自己原本的生活方式,在科鲁加简单平凡的生活着。但这并没有改变守护者的想法,他们派出了祸戎——直属与守护者的初代灯侠——并要求当时的绿灯首领阿苏·宾和绿灯成员阿兰·斯科特跟随完成任务。其实塞尼斯托是比阿兰·斯科特更好的选择,但守护者却未将任务交给他。

  因为科鲁加,是阿苏·宾的妹妹,塞尼斯托的妻子阿苏·瑟生活的地方。因为塞尼斯托的性格,如果他参与了这次任务,那一切都将脱离守护者的掌控。所以所有消息都被压了下来,塞尼斯托毫不知情。

  祸戎实力强大但精神状态极其不稳定,易失去理性和控制,所以要派遣两位绿灯跟随。但这并没有阻止一切都发生,祸戎在突然间失去了控制,屠杀了所以科鲁加的居民,也包括阿苏·宾和阿苏·瑟。阿兰·斯科特重伤失踪,在几年后被发现尸体,戒指带回绿灯回收,而祸戎也因无法掌控被灯团销毁。

  哈尔的戒指是阿苏·宾的传承,在阿苏·宾去世后的一段时间内哈尔转交给塞尼斯托指导,但等到阿兰·斯科特的戒指被回收后,塞尼斯托突然离开了绿灯,经过考验后加入了黄灯 并在几年内成为了黄灯的首领。

  而在塞尼斯托离开后,哈尔便成了绿灯的首领。

  哈尔神情复杂的看向塞尼斯托,科鲁加事件导致了他的一切回忆,朋友,亲人的消失,但却让绿灯在灯团内部的地位一再上升,哈尔觉得他好像有些理解塞尼斯托的感受。

  “别摆出那副表情,”塞尼斯托说,“你什么也不懂。你知道为什么守护者不让我去完成任务吗?”
  

     诚实地,哈尔摇了摇头。

  “因为他们怕我打乱他们的计划,让他们无法完成毁灭科鲁加的计划。”塞尼斯托在身后握紧了拳头,“祸戎的失控不是偶然,而是守护者操纵的结果。祸戎是他们创造出的不太完美的作品,但守护者仍可以控制他,毁灭科鲁加才是他们的目的。而科鲁加被毁灭后,他们才能拥有一个完完全全忠于灯团的塞尼斯托。”

  “那为什么阿苏·宾也要死?”哈尔咬紧牙关,声音中充满着不信任。

  “他比我更早发现了守护者的本质,这也是守护者要除掉他的原因。他们从不容忍异心。”塞尼斯托勾起唇角,像是想起什么有趣的事,“你可能不知道,阿兰·斯科特到底是怎么死的。”

  哈尔猛的抬头看向塞尼斯托,阿苏·宾对于他来说是一位值得尊敬的老师,而阿兰·斯科特对他更像是一位可以交心的长辈。在得知阿兰的死讯后,哈尔为此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

  为什么阿兰·斯科特会失踪那么长一段时间?为什么灯团没有任何想要寻找他下落的意图?为什么最后送的绿灯的只有一枚戒指,而阿兰的尸体却不知所踪?

  这都是哈尔曾经想过却又被自己推翻的疑问,而塞尼斯托的这一番话,撕开了记忆的封条,这所有的疑问如暴雨般倾斜而下。

  “他重伤后逃了很久,最后遇上了个好心的医生,救了他一命。之后他便与那医生一起生活,甚至还领养了一个孩子。”塞尼斯托说着,每一个字在哈尔耳中像是被放慢了三倍一般,沙哑苦涩,他有种预感,接下来塞尼斯托的话,将会告诉他一个让他无法接受的结果。

  “但是他还是死了。”塞尼斯托突然轻笑一声,“死在黑灯的手下,守护者的命令”
  

    果然。
  哈尔积攒的所有怒火在一瞬间消失殆尽,他站在那,像是失去所有支撑他的理由,低下头。

  守护者并不是没有找到阿兰·斯科特的尸体,而是他的尸体早已被处理干净。

  不留下任何痕迹,这是黑灯的守则。而归还灯戒也只是个借口罢了。

  他早该知道的。
  
  
  

  “我这样穿没什么问题吧?”巴里拽了拽身上的衣服,有点紧。

  布鲁斯绕着巴里转了一圈,将他穿的不正确的地方改正过来,“至少它是防弹的。

  一旁的克拉克向他安抚地笑了笑:“不用担心,我们会在外面支援你的。”

  对于克拉克的特殊身份,巴里还是有些了解,那个正常人可以不借助任何设备,飘在半空?就像克拉克现在这样。

  巴里点了点头,刚想说什么却被布鲁斯拍了下肩膀打断,“现在把帽子带上,然后按一下耳朵上的标志。”

  巴里照做,一阵刺耳的电流声后传来模糊的说话声,他听了一会,“哈尔?”

  “他现在多半和黄灯首领在一起,你可以注意点,”布鲁斯后退半步,和克拉克并肩站在一起,“我会给你指示,但也仅限于你找到哈尔·乔丹之前,找到他之后就要靠你自己。”

  他的身份并不适合直接参与灯团的内部斗争,能帮到巴里只有这些。

  “等一下,”巴里举手,看着眼前闪着银光的湖面,他知道那个什么基地就在湖面下,他也不能直接跳下去吧,“所以我要怎么进去?”

  布鲁斯扭头,“看到那个天文台了吗?”
  
  
  

TBC

  

THE TOWN (八)

※ooc

※ooc

※ooc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我胡汉三又回来填坑了!!!!!

※仍是没什么令人激动的过度章❤

————————————————————————

门后是一望无际的黑暗。

黑暗总是能给人一种窒息的错觉,没人知道黑暗背后是什么,又有什么样的东西在等着自己。

巴里打开手机的手电筒,白色的光亮微微驱散了他心中的恐慌,大步向前跑起来。

只要跑的再快,再快一点。哈尔的声音似乎就徘徊在耳边

他看不清远处的前方,唯一能看见的只有手电筒四散的光线照亮的一点点通道。

两侧的墙壁上时不时闪过几个句子,巴里看得模糊,记住一句。

白昼朗朗,黑夜茫茫

好像是绿灯的暗号?他想。

突然,头顶传来一声巨响,震得墙壁掉下些沙土。

这一声巨响吓了巴里一跳,手一抖,手机大头朝下掉到地上,闪了闪便暗了下去。

“不不不,”巴里紧忙弯下腰捡起,点了点屏幕,没有反应,“天……”

通道里恢复了黑暗,头顶又传来一声巨响。

算了算了,没什么可怕的,巴里安慰着自己,深吸一口气,绷紧身体。下一秒如离弦的箭一般跑了出去。

跑步什么的他还是在行的。

黑暗模糊了他的视觉,却也让他其感官敏感起来,他能感受到风拍在他的脸上带着些许刺痛,还有空气中慢慢弥漫着的硝烟的气息

这可不是什么好迹象。

不知跑了多久,一丝亮光闯进他的视线,巴里心中一喜,朝着那个方向跑去。

光是从一扇门后渗透进来的。巴里扶着门歇了一会,跑的太过,他现在有点晕。

缓过来,他用力去推,门纹丝不动。

外面就是自由,这让巴里稍稍放松一点,但门要是打不开,什么也没有用。他握紧了拳头,手中的异物感让他突然想起,自己手里还拿着哈尔的戒指。

嘿,巴里,动动你的脑子,他对自己说,哈尔是怎么用他的戒指来着?

又一阵震动传来,头顶掉下些沙子,细碎的声音让巴里起来一身鸡皮疙瘩。他像是下定决心一般将戒指戴在手上,缓缓将手掌贴在墙上。
  
巴里等了好一会,墙角被震下来的土积了薄薄的一层,但面前的墙还是毫无反应。当将他刚要把手从墙上撤下时,一丝在黑暗中无比刺眼的绿光晃进他的眼中。
 
“识别,绿灯首领,哈尔·乔丹。”
  
冰冷的机械女音在耳边响起,那绿光逐渐明亮,扫过他的手掌,将整个通道照亮。
  
巴里眨了眨眼睛,真是神奇。

石门在眼前缓缓打开,身后传来一声不同于之前的巨响,他猛的回头,整个通道开始崩塌。
  
这什么?自毁系统吗?还没来得及让他多想,那坍塌声似乎已经到了身后。但门还没完全打开,巴里侧身闪出门外,没等他站稳,让他出来的门已被巨石压塌。
  
自毁速度快的让人咂舌。
  
巴里有些担心地转头看向山顶,但随即又转过去,迈开腿向树林的方向跑去。
  
满眼的白桦树让人一些头晕,看起来排练的杂乱无章,但这些树木的走向却一直引导者巴里。
  
他随着树木走去,心中的不安让他握紧拳头,那冰冷的戒指给了他些许力量。
  
不同于树叶见零散的细光,突然刺眼的阳光让巴里停住了脚步。他能感到自己在往山下的方向走,而现在他似乎到达了目的地。
  
前方是个有些破旧的小院。不知名的藤蔓爬满墙壁,零星开着几朵紫色的小花,只有一丝空隙才能看出墙原本的颜色。
  
巴里又有些不确定,转头看,风将树林吹的窸窸窣窣作响,像是在给他指引,让他到那院子里去。
  
巴里深吸一口气,向前走轻轻推开那扇木门。
  
这是他自己选择的,没什么可后悔的。
  
里面出奇的安静,巴里迈过门槛,但在看到院中央躺椅上的人时,他停下了脚步。
  
听到声音,躺椅上的人坐起身,趴在他腿上的猫咪随着他的动作跳下躺椅,慢悠悠地走到一旁继续他的晒太阳大计。
  
“巴里。”布鲁斯眨了眨眼睛。
  
“海,布鲁斯,”很显然,巴里有点被震
  惊到了,呆呆的跟他打了个招呼,“等等,布鲁斯?!你怎么在这??”
  
没理会他震惊的声音,布鲁斯站起身,身后站着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穿着蓝色衬衫的克拉克。
  
“看看你过的怎么样。”

  

绿灯基地。
  
一片狼藉。
  
巨大的屏幕上布满裂纹,上面密密麻麻都是子弹的弹孔,各种精密的仪器早已报废,上面还洒着干涸血迹。留下来备战的二十位绿灯,现在能清醒站在,哦不,跪在地上的只剩三个
  
哈尔双手被两个黄灯成员压着折在背后,额角的血液滴在地上,汇聚成一个水洼。
  
他吐出一口血,舌尖抵在口腔内的伤口,针扎般的疼痛让他混沌的脑子清醒了一些。
  
哈尔抬头冷笑着看向塞尼斯托,“塞尼斯托。”
  
塞尼斯托仍是那副表情,身后走上了一个黄灯,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
  
“戒指呢?”
  
他们在那十多个绿灯身上搜索过,但却没找到一枚戒指,即使所有黄灯将整个基地搜查一边后,得到的是同样的结果。
  
“目的呢?”哈尔反问道。
  
塞尼斯托没说话。
  
“毁灭灯团?还是你想要掌权?”
  
“你是知道的。”塞尼斯托说道,语气如极地般寒冷。
  
哈尔不动声色地环视四周,血液模糊了他的视觉,现状对于他们非常不利,但那些已经撤离的绿灯已经能保证安然无恙。
  
“你凭什么觉得我会知道?我对你的野心毫无兴趣,但我知道红灯对你来说已经是个极大的挑战,更不要提黑灯白灯。”哈尔又尝到了血腥味,但这并不妨碍他继续嘲讽塞尼斯托。
  
“这就不管你的事。”塞尼斯托的语气终于有了点波动,“戒指呢?”
  
哈尔冷哼一声,刚才隧道坍塌的声音他是听到了的,这也代表着巴里已经带着戒指离开的基地,“我可不觉得你能找到。”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这把可是要欠哥谭一个大人情。
  
见他这样,塞尼斯托也没再问什么,转身离开。哈尔,盖和凯尔也被半拉半拽的站起身。哈尔转头看向盖,他点了点头,虽然几乎看不出摇动的痕迹——灯团上层已经派人去和绿灯的大部队接应。
 
凯尔有些担心,整个绿灯的戒指都交给那个只见过一面,除了哈尔谁都不了解——可能哈尔也不太了解——的小镇医生巴里·艾伦。
  
戒指相当于整个灯团的性命和本质所在,交给一个不知根知底的人。凯尔不知道是否该相信哈尔的选择,但他知道,哈尔总会有他的道理。
  
希望那个叫做巴里的人,能跑的远一些吧,他想。
  

  
TBC

THE TOWN(七)

THE TOWN(七)

※ooc

※ooc

※ooc

※本以为一个星期能搞定的结果一不小心拖到这么晚,没有想到会这么忙,真是对不起>人<

※幸好在一个月内搞出来了要不然真的是太过意不去了QAQ

※接下来就要写点梗啦,又要拖一段时间了QAQ抱歉了小天使真是对不起( ◞´•௰•`)◞

※七夕快乐(≚ᄌ≚)ℒℴѵℯ💝

———————————————————

巴里一觉睡到天亮。

他抻了个懒腰,看看表,七点四十,还不算太晚。

洗脸刷牙后,巴里在房间里转了几圈确认只有自己一个活人,他决定出去看看。

走廊两侧有很多房间,除了门边的名字不一样,其他就像是复制粘贴来的,完全找不出不同。

四条走廊交叉错横,形成一个井号,四周安安静静,抓不到人来问路。

对此地完全陌生而且根本不知道往哪走的巴里:“……”

算了,他抓了抓头发,走走看吧。

游荡了半个钟头,巴里终于凭借着他不太完美的记忆力,找到了昨天那个大厅的入口。

地砖到棚顶足有六七米高,天花板向上隆,最后交汇于一点,看样子应该是山顶的部位,精美的雕刻华丽而不失端庄,让人赏心悦目。

他不得不感叹这独具匠心的建筑,如刺激巨大的工程还是在山中进行,杀手不愧是个既烧钱又转钱的职业啊…

大厅里一些人在四处奔走,就像劳作中的蜜蜂,神秘而沉稳,不仔细看完全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在大厅各个门中穿梭。

巴里似乎从小就快人一步。跑步比人快,算题比人快,甚至连感知到实物都比人快了不止一分。

所以他敏锐的察觉到,有什么不一样,这里的人少了很多。

他之前待的地方是类似与宿舍的地方,按理说人不可能如此之少。现在不算是太晚,除非他们是凌晨两三点就起床的人。

好像也不是没有可能……

他还在四处张望,没有注意身后走过来一个人。

“巴里·艾伦?”

突然响起的声音把他吓的一个激灵,转过身去,红色的头发张扬的进入他的视线里。

“额,我是。有什么事吗?”

红发男子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我叫盖,哈尔让我给你传个话,醒了之后让你去找他。直走右转有个楼梯,你顺着下去下面是个训练场,你应该能在那找到他。”

“好的,谢谢。”

巴里点了点头,昨天他好像说有什么任务要交给自己来着。

“盖——”

不远的一个小门里探出一个脑袋,向盖挥了挥手,看起来很焦急。

盖看过去又转头看着巴里,似乎有点纠结。

“没事,你去忙吧我自己能找到。”

巴里摆摆手,见状盖也没停留“嗯”了一声,向小门走去,巴里也向楼梯走去。

从楼梯间走出去,还真的别有洞天。

可能因为山型的缘故,下面宽阔了不少,的确适合用来当训练场,甚至还有一部分被分出来当做射击场。

如果不是他亲眼见到,可能他永远都会以为这只是一座普通的山而已。

脚步声在空旷的空间里格外响亮,站在场馆那头的人立马就转过头来。

“哟,你来了。”

“嗯哼。”

巴里迈着小碎步晃过去,好奇的四处打量。

有些是健身房里常见的器械,也有些是他见都没见过的。

“有什么感想吗?”哈尔笑着问。

“嗯…总觉得很神奇少了点什么东西,还有人好像变少了。”巴里的视线绕着四周转了一圈,地上有些长时间被物体放置的痕迹。

哈尔点了点头,“是,人都撤离了。”

“撤离?……哦哦哦,我想起来了。”

他们身后还有一大波追兵呢……

气氛突然变得有些沉重,哈尔轻咳两声,打破沉寂。

“先不想这个。你还记不记得昨天我说要给一个任务?”

“嗯。”

他表情突然变得极其严肃,看的巴里都站直了身体。

“灯团不是由人组成,而是戒指。我们手上的每一枚戒指都是上一任传承而来。戒指里储存着所有有关灯团的信息,换句话说,只要戒指还在,灯团不灭。”

“橙灯的事件上城已经介入,没有时间来管理其他灯团,倒给了黄灯机会。”

说起这个哈尔就头疼,绿灯和黄灯向来就不太对盘,更何况其中牵扯复杂的利益关系,他也不能和巴里说太多。

信任虽是信任,但顾虑还是会有。

“所以……我的任务就是带着灯戒跑?”

哈尔点点头,“对,不用跑的太远。”

“那你们怎么办?要跑为什么不跑远一点?而且他们要找到是你又不是我我跑什么?应该你跑才对。”巴里有些焦急,说话的速度也加快许多。

“别担心,”哈尔揽住他的肩膀,轻轻拍了拍,“我不会有事,只要他们一天没有找到戒指,我就不会有事。所以你可是肩负起一个大任务啊。”

“……”

哈尔轻笑出声,“别这么严肃,我记得你之前跟我说过你跑的很快,这次你跑的再快一点点就足够了。”

“……”巴里别过头去,不看他。

他不明白,他作为一个医生,知道人最脆弱的时候就是在生与死之间,为什么他还能笑的出来?

“生气了?”

哈尔把着他的脸颊转向自己,直视他的眼睛,果然在里面看到了一丝不满。

“这有什么的,以前比这可怕多的事我都见过,没什么,真的。我向你保证,一定活着回来,好吗?”

牵起巴里的手按在自己的胸膛,掌下是有节奏跳动的心脏,怦怦的声音似乎有魔力一般,嘈杂的心绪归于平静。

“……那我就信你一回。”

“好。”

哈尔摘下戒指套在巴里手上,手指嵌进他的指缝。昨天他已经将整个基地和所有人的信息导入这枚戒指,关于绿灯军团的一切都在里面。

“现在你掌握着我的身家性命,你可得保护好你自己。”

巴里沉默了一会,“……要不你回来以后嫁给我吧。”

“…嗯?”哈尔哭笑不得,等了半天等来这样一句话。

“你看你嫁妆都准备好了,那我是不是改回个彩礼?”巴里在兜里翻了翻,只找到一个车钥匙,掰开哈尔的手放了进去,“凑合凑合吧。不过你一定要回来,不然我的车就再也开不了了。”

钥匙上挂着一个金色闪电的标志,哈尔握紧了手,“我向你保证。”

“看到那扇门了吗?”他指向训练场一边的角落,“你现在从那走出去,关上门,一直走,走到尽头你会看到一栋别墅,到了里面,你就安全了。”

别墅里面不是别人,就是跟随而来的克拉克和布鲁斯。绿灯无法保证巴里的安全,但“哥谭”能做到。

那个“蝙蝠侠”不站在绿灯或者黄灯任何一边,但是他会站在巴里·艾伦的一边。毕竟“哥谭”可是出了名的护短。

哈尔拍拍他的肩膀,“去吧,在镇上等我。”

巴里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说什么,转身离开。已经没有时间可以给他任性了。

视线里唯一的红色渐渐消失在门后,那扇门只能开启一次,闭合之后会自动封死,这是他们唯一的逃生通道。

“哈尔。”

凯尔的身影出现在上层的楼梯,脸色甚是凝重,“塞尼斯托已经到达山脚下,之前的车队只是个幌子,没有时间了。”

“我知道,”哈尔把车钥匙放进上衣口袋,扣好扣子,“其他人都撤离好了?”

“嗯,预计今天下午就能回到总部。”

“现在基地里还有几个人?”

“像你说的,二十个。”

“很好。”哈尔拿过挂在墙壁上的双刀,略为沉甸的手感让他回忆起从前。

“准备应战。”



TBC

原谅我醉死在作业的海洋里了ಠﭛಠ

让我再……再拖更几天吧……🙏

我爱学习(:з」∠)_

wocccccccc太值得纪念了!!!!

【高亮✨✨✨✨】关注我小可爱们看这里

来自一只准初三狗的自白:

As you know,初三虽然没有高三紧张,但还是很折磨人的QAQ,所以更新可能会很慢很慢,不过是绝对不会坑的!!!【看我真诚的目光(✧◡✧)】

等更的小伙伴真是对不起啦>人<

争取在开学前【还有三天…】THE TOWN再更一章,然后在比较轻松的开学第一周把我笑笑 @依笑傾城。 小天使的点梗写出来!然后再慢慢填坑【……】

大概统计了一下,在写和想写的主要有几个↓

超蝙绿红一共六篇,茂灵三篇,还有一个cp大乱炖的系列大概有七篇左右。

总计十六篇【希望能在有生之年写完吧……】

如果我以后懒惰到不想填坑,米娜桑一定要拿这条lof来鞭策我啊!以此为证!

不说了我去赶作业(:з」∠)_

让我们下一篇文见(⋈◍>◡<◍)。✧♡


PS:有因为茂灵而关注我的小伙伴,可以关注我的小号,ID:KK的茂灵专用小号,以后所以的茂灵都会放到那里去哟ớ ₃ờ


感谢从头看到尾的你( ˘ ³˘)♡


点梗!!!!!!!(ノ°▽°)ノ❤


没想到我也有三十粉的一天嘤嘤嘤【喜极而泣ing

点梗点梗点梗!!!!!

咳,因为站的cp很多很杂,先列一些出来↓

超蝙、绿红、瓶邪、荼岩、茂灵、狗崽、晴博、欧美圈的、日漫圈的……

等等一堆(:з」∠)_

除了以上的可以自拟cp,因为站的太乱了(:з」∠)_

请不要只给cp,请把想看的情节或者什么什么×什么什么写出来哦(⋈◍>◡<◍)。✧❤

会选三个写ପ(´‘▽‘`)ଓ❤

拒绝零回复,多点回复,多点爱( • ̀ω•́ )✧

第一次点梗给点面子嘛~【看我真诚的眼神(✧◡✧)

THE TOWN(六)

THE TOWN(六)

※ooc

※ooc

※ooc

※不知道该说点什么那这个凑个字数好了(:з」∠)_

———————————————————

哈尔回来时已经是半夜了。

当他走进自己的房间,看到的就是巴里抱着他的被子睡得正香,衣服也没有换。

看来真的是累了。

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巴里?去冲个澡再睡。”

巴里睡得很浅。虽然他能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但只要有些许动静就能将他从睡眠中唤醒。不过因为过于安静的小镇,这种事很少发生。

半梦半醒的巴里被哈尔半推进浴室,耳边传来一声叮嘱,“往右掰是热水,其他东西都在左边的架子上,衣服放在门口的篮子里就行。门上是我的衣服,你先凑合着穿吧。”

说完,哈尔有些纳闷,平时自己也不是话多的人,为什么到了这会就跟老妈子似的?

浴室里渐渐响起稀里哗啦的水声,与漆黑安静的房间有些格格不入。

哈尔坐在沙发上,闭上眼睛,感受黑暗赋予他的宁静。

刚才他从凯尔那里得知,拉弗利兹的死已经确认为塞尼斯托所为守护者已经下了命令,要活捉塞尼斯托,但是他现在去隐去了所有的行踪,就连白灯也找不到一丝痕迹。

如果塞尼斯托下一个目标是绿灯,那他们处于绝对危险的状况。

除去在外出任务,基地里文职和各种闲杂人员,还有没有实战经验的小菜鸟,能进行战斗的只有区区几十余人。更何况他们也不能让所有人去冒险。

哈尔习惯性的摩挲着手上的绿灯戒,这是他曾经备用的戒指,原本以为不会用到,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现在他还有个大麻烦。

他转头看向浴室的方向,那里有黑暗中唯一的光亮。

如果巴里·艾伦出了什么意外,先不说那个“蝙蝠侠”不会放过自己,他自己也不会放过自己。

毕竟是他把他带进了这个局。

怎么才能把他骗回去呢?

哈尔绞尽脑汁,在脑海里幻想了各种办法,好像每一个可行的。巴里是认准了就绝对不会放手的人。

他的执着和对执着的自信,让哈尔也自愧不如。

想着想着,巴里已经从浴室走出来,关掉了灯。

他和哈尔没差多高,可是体型上的差别,哈尔的衣服在他身上整整宽松了一圈。袖子也有些长,不得不卷上几圈。

“你手上的是什么?”巴里好奇的声音划破黑暗响起。

哈尔低头去看自己的手,发现戒指闪着莹莹绿光,“这个是身份标识,里面有我们的个人信息。”

“哦,”巴里点点头,“那之前怎么没看见你带?”

“之前被追杀的时候扔掉了。”

哈尔紧盯着他,“巴里,”

“嗯?”

“你后悔吗?”哈尔加快摩挲灯戒的速度,心里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

“后悔什么?”巴里不解。

哈尔都没有注意到自己不自觉的坐直腰板,“后悔跟我走,离开小镇?”

安静了一会,寂静中突然传来巴里的笑声,“就这个?”

“嗯,有什么好笑的。”哈尔挠了挠头发,有些恼羞成怒。

“没什么可后悔的,要不我也不会在这。”

巴里走过去坐到他身边,“杰伊给我讲过一个故事。故事里个人花了一生时间去等一个人,结果等到最后他也没能等到那个人回来。”

“我说,为什么他不去找他?杰伊说,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在想挽回也是不可能的。”

“后来,我觉得故事中的人就是他自己,他一直念叨的阿兰应该就是他等的人,”巴里耸了耸肩,“反正只是猜测罢了。不过缘分真是个神奇的东西。”

“怎么讲?”

“你看啊,世界这么大,明明有许多其他的房子,为什么你就跑到我家呢?还一下子就把我最喜欢的花给踩坏了。”

哈尔用手肘怼了怼他,“你怎么还记得这茬啊,等我们回去我再给你种一盆好了。”

“这可是你说的。”巴里站起来甩了甩头发,干的差不多了“如果后悔了我就不会跟来,既然跟来了我就不会后悔。错过了可就再也回不来了。”

哈尔都没意识到自己的嘴角挂上了一丝微笑,“行了,去睡觉吧。”

“我要是睡床,那你睡哪?”巴里问道,他刚才进屋的时候看见门口上挂的牌子,这里是哈尔的房间。

“没事,我还有点事。明天我还有任务要交给你,赶紧睡。”

“什么任务?”巴里眼睛都亮了起来。

“明天你就知道了。”

哈尔挥挥手不留任何情面,给巴里一个背影关上了门。

巴里撇撇嘴,明天就明天。

每一个房间门口都有一个挂壁式电话,确认门关好后,哈尔播出一串号码。

“凯尔?明天开始组织撤离,三天之内必须完成。留下二十个人,足够的武器。”

得到答复后,他挂了电话,向走廊最深去走去。尽头是一个死胡同,只有一堵白花花墙。

哈尔右手握成拳,砸向墙壁的某个角落,手上的戒指完美的契合在墙中。

从戒指那一点开始,延伸出两条裂缝,最后竟是出现了一个能容纳一人通过的通道。

在哈尔进入通道后,那堵墙又恢复平常的样子,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在山脚下的小镇上,考外侧的别墅的房顶上坐着两个人影。

“按照他们这个速度,最多还有三天就能到达……布鲁斯?”

刚才还坐在自己身边的人,一转眼就消失,克拉克低头看,只抓到一个闪进屋子的背影。

他也跳下屋顶,跟着前面的人一起走进屋内,“下次消失的时候能不能提前说一声,这样很吓人啊。”

“要说吓人,你这个外星人才最吓人。”

“……好吧,如果三天之后他们真打起来怎么办?”

布鲁斯冷笑道,“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最近哥谭又有一伙人不太安分,好了伤疤忘了疼。”

“用我回去看看?”

“不用,”布鲁斯摇头“让迪克他们锻炼一下。”

看似平静的小镇下,掩盖着危机四伏的暗流。

山雨欲来风满楼。

TBC

THE TOWN(五)

THE TOWN(五)

※ooc

※ooc

※ooc

※拖了这么久真是对不起>人<【跪搓衣板ing
而且请原谅我的短小(✘_✘)当个过渡章就好,下章赛叔就该出来搞事了(✧◡✧)

※被作业和课外班折磨到发疯(✘_✘)

※太热了( •̩̩̩̩_•̩̩̩̩ )

————————————————————

星城离海滨城不算太远,但走下来至少也要三四,幸好现在是较为凉爽的秋天。要是在热的要死的夏天,三四天不换衣服,巴里是绝对不能忍的。

除了休息站没再停靠过任何地方的生活终于在到达海滨城后结束。

巴里将车停在山脚下的小镇,可能因为他自己也居住在类似的小镇,对这里他充满了好感。

接过热心老奶奶的饼干,看着她信誓旦旦说他的车放在她这绝对不会有任何损伤。

在老奶奶蜜汁微笑,和一声祝你们玩的开心下,巴里被哈尔拉着走上了山。

上山的路上巴里一直在思考老奶奶最后的微笑是什么意思,让他起来一身鸡皮疙瘩。

不过最后他也没能想出个所以然。

刚想开口询问哈尔,却被一只略带温度的手捂住了双眼。突如其来的黑暗让巴里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嘘……”

都说失去一种感官,其他感官就会异常敏锐,巴里甚至能听到哈尔在他耳边的呼吸声,平稳而绵长。

黑暗总是能带给人恐惧,但耳边的呼吸声又将这种恐惧打散。

巴里任由身边的人带着他在不知名的树林里穿梭。过了许久,附在眼上的温度离去,过亮的光刺的他眯了眯眼睛。

一片很大的空地,四周纯白,离他几步远的地方有个用绿色画出的图案。若不是他今天亲眼看到,可能他永远不会知道在平凡大山中的秘密。

没有一个人,安静的白色的衬托使图案更加醒目,带上一股庄重。

哈尔抓住巴里的手腕说:“跟着我走。”

看似普通的大厅其实暗藏杀机,只有一条路能通往真正的绿灯基地,这只不过是个幌子,警告入侵者罢了。前提是他们能走过先前哈尔带着巴里走过的那段路。

巴里小心翼翼跨过图案的每一条纹路,生怕惊动了沉睡在图案下的精灵。

事实上,是他想太多。

两人站到一堵白墙前,从不知什么地方伸出一个机械臂,扫描过哈尔的瞳孔显示许可,接着面前的墙一点一点向两边扩散,露出一个一人宽的通道。

真有点哈利波特里对角巷的感觉,巴里赞叹一声,特殊职业就是不一样。

通道不是很长,哈尔走在前面巴里跟在后面,没过太久便走到了头。

尽头也是一个类似之前的大厅,不过多了许多人,都在各忙各的,一副秩序井然的样子。

巴里红色的外衣在绿白相间的房间里格外显眼,在他们踏进大厅的一瞬间,几乎所有人都停下自己手中的话,盯着两人看。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WTF??!!”

充满不敢置信的喊声几乎震破房顶,有不少人脸手里东西掉到地上都没有发现。

接着又是一阵诡异的沉默。

这时,哈尔笑了:“就这么欢迎我?”

“真货啊!”

“你小子上哪浪去了,几周都不回来?”

一群人一拥而上,把哈尔团团围住,一只手揽上他的肩膀另一只手按在他的头上把他的头发揉的乱七八糟,笑声爽朗。

当巴里快被挤出人群的时候,一只手伸出来把他拽了回去。

这一个动作把众人视线的焦点都集中在巴里身上,看得他心里有些发怵。

“额……你们好,我是巴里,巴里·艾伦”

想了半天他也不知道在这种场合能说些什么,只能干巴巴的做了个自我介绍。

其他人的视线在他和哈尔之间不停徘徊,又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集团点了点头,更有甚者在一旁吹起了口哨。

巴里:“???”

“咳咳,”哈尔清了清嗓子,在事态没有变得太失控的时候阻止了一切“瞎起什么哄,这是我朋友。”

“哦~”

哈尔:“……”

巴里:“???”

What happened?

“你先等我一会,我还有点事情要解决。”哈尔在他耳边说道。

“没问题。”巴里回答的很迅速,好像自己很久没有更新了,趁现在赶出一章正好。

哈尔把他交给约翰·斯图尔特说:“约翰,你带他去休息室,盖,你跟我走,有些事有必要凯尔沟通一下。”

看着巴里和约翰的身影消失在拐进,哈尔和盖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盖笑出一口白牙拍了拍他的肩膀“既然是你带回来的人,我们自然不会怀疑。”

哈尔微微点头,是他想多了。

现在他们还有一个大问题

塞尼斯托


关于打麻将(四个护妻狂魔一台戏)

丰绅:“复活”

贝希摩斯:“复活+1”

云半程:“吾也出一张复活”

神荼邪魅一笑:“来张表白”

丰绅&贝希摩斯&云半程:“……”

“公主抱”

丰绅&贝希摩斯&云半程:“……”

“四手联弹”

丰绅&贝希摩斯&云半程:“……”

“哦,还有两张公主抱”

丰绅&贝希摩斯&云半程:“……”

“安岩,胡了。”

这还玩个鬼啦(╯°Д°)╯︵ /(.□ . \)

神荼两腿交叠邪魅一笑,渣渣。

“别忘了你还趴在沙滩上呢!!!!!!”

神荼:“……”

切,大意了



荼总已经在沙滩上趴了多少个月了ε=(´ο`*)))

我亲爱的第三季在哪里( •̩̩̩̩_•̩̩̩̩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