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bw9

暂……暂退……果咩|ω•`)
墙头众多,胸怀大志
=͟͟͞͞=͟͟͞͞(●⁰ꈊ⁰● |||)


因为墙头太多,可能会不定期更新一些奇奇怪怪的cp(๑❛ꆚ❛๑)

保证不坑!ପ(´‘▽‘`)ଓ♡⃛

|•ω•`) 暂……暂退……

考试

挂科了

hin尴尬,虽然我是个毕竟乐观的正直好青年,但是脸还是得要啊∠( ᐛ 」∠)_

so……you know I mean

我喜欢写作,也不打算坑弃,只是想等些日子,再继续我的这条路。

很对不起一直等待的小天使们>人<,拖来拖去最后还是没能写完,如果有想取关的小天使就不要大意的按下吧!如果有能等我的就更好啦( •̀∀•́ )【不要脸】

等我考上了理想的高中,打败班级无敌手之后,我就会踏着七彩祥云回来更文!

THE TOWN的剧情已经差不多了,就剩下赛叔这段的剧情【那里差不多了啊喂!】,还有一个点梗【果咩,点梗的小天使只能……(⋟﹏⋞)】

【啊……觉得自己好没用啊……学习学习不行,写小说写小说也不行……_(:зゝ∠)_】

爱你们❤
我们明年六月份见❤

THE TOWN(七)

THE TOWN(七)

※ooc

※ooc

※ooc

※本以为一个星期能搞定的结果一不小心拖到这么晚,没有想到会这么忙,真是对不起>人<

※幸好在一个月内搞出来了要不然真的是太过意不去了QAQ

※接下来就要写点梗啦,又要拖一段时间了QAQ抱歉了小天使真是对不起( ◞´•௰•`)◞

※七夕快乐(≚ᄌ≚)ℒℴѵℯ💝

———————————————————

巴里一觉睡到天亮。

他抻了个懒腰,看看表,七点四十,还不算太晚。

洗脸刷牙后,巴里在房间里转了几圈确认只有自己一个活人,他决定出去看看。

走廊两侧有很多房间,除了门边的名字不一样,其他就像是复制粘贴来的,完全找不出不同。

四条走廊交叉错横,形成一个井号,四周安安静静,抓不到人来问路。

对此地完全陌生而且根本不知道往哪走的巴里:“……”

算了,他抓了抓头发,走走看吧。

游荡了半个钟头,巴里终于凭借着他不太完美的记忆力,找到了昨天那个大厅的入口。

地砖到棚顶足有六七米高,天花板向上隆,最后交汇于一点,看样子应该是山顶的部位,精美的雕刻华丽而不失端庄,让人赏心悦目。

他不得不感叹这独具匠心的建筑,如刺激巨大的工程还是在山中进行,杀手不愧是个既烧钱又转钱的职业啊…

大厅里一些人在四处奔走,就像劳作中的蜜蜂,神秘而沉稳,不仔细看完全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在大厅各个门中穿梭。

巴里似乎从小就快人一步。跑步比人快,算题比人快,甚至连感知到实物都比人快了不止一分。

所以他敏锐的察觉到,有什么不一样,这里的人少了很多。

他之前待的地方是类似与宿舍的地方,按理说人不可能如此之少。现在不算是太晚,除非他们是凌晨两三点就起床的人。

好像也不是没有可能……

他还在四处张望,没有注意身后走过来一个人。

“巴里·艾伦?”

突然响起的声音把他吓的一个激灵,转过身去,红色的头发张扬的进入他的视线里。

“额,我是。有什么事吗?”

红发男子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我叫盖,哈尔让我给你传个话,醒了之后让你去找他。直走右转有个楼梯,你顺着下去下面是个训练场,你应该能在那找到他。”

“好的,谢谢。”

巴里点了点头,昨天他好像说有什么任务要交给自己来着。

“盖——”

不远的一个小门里探出一个脑袋,向盖挥了挥手,看起来很焦急。

盖看过去又转头看着巴里,似乎有点纠结。

“没事,你去忙吧我自己能找到。”

巴里摆摆手,见状盖也没停留“嗯”了一声,向小门走去,巴里也向楼梯走去。

从楼梯间走出去,还真的别有洞天。

可能因为山型的缘故,下面宽阔了不少,的确适合用来当训练场,甚至还有一部分被分出来当做射击场。

如果不是他亲眼见到,可能他永远都会以为这只是一座普通的山而已。

脚步声在空旷的空间里格外响亮,站在场馆那头的人立马就转过头来。

“哟,你来了。”

“嗯哼。”

巴里迈着小碎步晃过去,好奇的四处打量。

有些是健身房里常见的器械,也有些是他见都没见过的。

“有什么感想吗?”哈尔笑着问。

“嗯…总觉得很神奇少了点什么东西,还有人好像变少了。”巴里的视线绕着四周转了一圈,地上有些长时间被物体放置的痕迹。

哈尔点了点头,“是,人都撤离了。”

“撤离?……哦哦哦,我想起来了。”

他们身后还有一大波追兵呢……

气氛突然变得有些沉重,哈尔轻咳两声,打破沉寂。

“先不想这个。你还记不记得昨天我说要给一个任务?”

“嗯。”

他表情突然变得极其严肃,看的巴里都站直了身体。

“灯团不是由人组成,而是戒指。我们手上的每一枚戒指都是上一任传承而来。戒指里储存着所有有关灯团的信息,换句话说,只要戒指还在,灯团不灭。”

“橙灯的事件上城已经介入,没有时间来管理其他灯团,倒给了黄灯机会。”

说起这个哈尔就头疼,绿灯和黄灯向来就不太对盘,更何况其中牵扯复杂的利益关系,他也不能和巴里说太多。

信任虽是信任,但顾虑还是会有。

“所以……我的任务就是带着灯戒跑?”

哈尔点点头,“对,不用跑的太远。”

“那你们怎么办?要跑为什么不跑远一点?而且他们要找到是你又不是我我跑什么?应该你跑才对。”巴里有些焦急,说话的速度也加快许多。

“别担心,”哈尔揽住他的肩膀,轻轻拍了拍,“我不会有事,只要他们一天没有找到戒指,我就不会有事。所以你可是肩负起一个大任务啊。”

“……”

哈尔轻笑出声,“别这么严肃,我记得你之前跟我说过你跑的很快,这次你跑的再快一点点就足够了。”

“……”巴里别过头去,不看他。

他不明白,他作为一个医生,知道人最脆弱的时候就是在生与死之间,为什么他还能笑的出来?

“生气了?”

哈尔把着他的脸颊转向自己,直视他的眼睛,果然在里面看到了一丝不满。

“这有什么的,以前比这可怕多的事我都见过,没什么,真的。我向你保证,一定活着回来,好吗?”

牵起巴里的手按在自己的胸膛,掌下是有节奏跳动的心脏,怦怦的声音似乎有魔力一般,嘈杂的心绪归于平静。

“……那我就信你一回。”

“好。”

哈尔摘下戒指套在巴里手上,手指嵌进他的指缝。昨天他已经将整个基地和所有人的信息导入这枚戒指,关于绿灯军团的一切都在里面。

“现在你掌握着我的身家性命,你可得保护好你自己。”

巴里沉默了一会,“……要不你回来以后嫁给我吧。”

“…嗯?”哈尔哭笑不得,等了半天等来这样一句话。

“你看你嫁妆都准备好了,那我是不是改回个彩礼?”巴里在兜里翻了翻,只找到一个车钥匙,掰开哈尔的手放了进去,“凑合凑合吧。不过你一定要回来,不然我的车就再也开不了了。”

钥匙上挂着一个金色闪电的标志,哈尔握紧了手,“我向你保证。”

“看到那扇门了吗?”他指向训练场一边的角落,“你现在从那走出去,关上门,一直走,走到尽头你会看到一栋别墅,到了里面,你就安全了。”

别墅里面不是别人,就是跟随而来的克拉克和布鲁斯。绿灯无法保证巴里的安全,但“哥谭”能做到。

那个“蝙蝠侠”不站在绿灯或者黄灯任何一边,但是他会站在巴里·艾伦的一边。毕竟“哥谭”可是出了名的护短。

哈尔拍拍他的肩膀,“去吧,在镇上等我。”

巴里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说什么,转身离开。已经没有时间可以给他任性了。

视线里唯一的红色渐渐消失在门后,那扇门只能开启一次,闭合之后会自动封死,这是他们唯一的逃生通道。

“哈尔。”

凯尔的身影出现在上层的楼梯,脸色甚是凝重,“塞尼斯托已经到达山脚下,之前的车队只是个幌子,没有时间了。”

“我知道,”哈尔把车钥匙放进上衣口袋,扣好扣子,“其他人都撤离好了?”

“嗯,预计今天下午就能回到总部。”

“现在基地里还有几个人?”

“像你说的,二十个。”

“很好。”哈尔拿过挂在墙壁上的双刀,略为沉甸的手感让他回忆起从前。

“准备应战。”



TBC

原谅我醉死在作业的海洋里了ಠﭛಠ

让我再……再拖更几天吧……🙏

我爱学习(:з」∠)_

wocccccccc太值得纪念了!!!!

【高亮✨✨✨✨】关注我小可爱们看这里

来自一只准初三狗的自白:

As you know,初三虽然没有高三紧张,但还是很折磨人的QAQ,所以更新可能会很慢很慢,不过是绝对不会坑的!!!【看我真诚的目光(✧◡✧)】

等更的小伙伴真是对不起啦>人<

争取在开学前【还有三天…】THE TOWN再更一章,然后在比较轻松的开学第一周把我笑笑 @依笑傾城。 小天使的点梗写出来!然后再慢慢填坑【……】

大概统计了一下,在写和想写的主要有几个↓

超蝙绿红一共六篇,茂灵三篇,还有一个cp大乱炖的系列大概有七篇左右。

总计十六篇【希望能在有生之年写完吧……】

如果我以后懒惰到不想填坑,米娜桑一定要拿这条lof来鞭策我啊!以此为证!

不说了我去赶作业(:з」∠)_

让我们下一篇文见(⋈◍>◡<◍)。✧♡


PS:有因为茂灵而关注我的小伙伴,可以关注我的小号,ID:KK的茂灵专用小号,以后所以的茂灵都会放到那里去哟ớ ₃ờ


感谢从头看到尾的你( ˘ ³˘)♡


点梗!!!!!!!(ノ°▽°)ノ❤


没想到我也有三十粉的一天嘤嘤嘤【喜极而泣ing

点梗点梗点梗!!!!!

咳,因为站的cp很多很杂,先列一些出来↓

超蝙、绿红、瓶邪、荼岩、茂灵、狗崽、晴博、欧美圈的、日漫圈的……

等等一堆(:з」∠)_

除了以上的可以自拟cp,因为站的太乱了(:з」∠)_

请不要只给cp,请把想看的情节或者什么什么×什么什么写出来哦(⋈◍>◡<◍)。✧❤

会选三个写ପ(´‘▽‘`)ଓ❤

拒绝零回复,多点回复,多点爱( • ̀ω•́ )✧

第一次点梗给点面子嘛~【看我真诚的眼神(✧◡✧)

THE TOWN(六)

THE TOWN(六)

※ooc

※ooc

※ooc

※不知道该说点什么那这个凑个字数好了(:з」∠)_

———————————————————

哈尔回来时已经是半夜了。

当他走进自己的房间,看到的就是巴里抱着他的被子睡得正香,衣服也没有换。

看来真的是累了。

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巴里?去冲个澡再睡。”

巴里睡得很浅。虽然他能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但只要有些许动静就能将他从睡眠中唤醒。不过因为过于安静的小镇,这种事很少发生。

半梦半醒的巴里被哈尔半推进浴室,耳边传来一声叮嘱,“往右掰是热水,其他东西都在左边的架子上,衣服放在门口的篮子里就行。门上是我的衣服,你先凑合着穿吧。”

说完,哈尔有些纳闷,平时自己也不是话多的人,为什么到了这会就跟老妈子似的?

浴室里渐渐响起稀里哗啦的水声,与漆黑安静的房间有些格格不入。

哈尔坐在沙发上,闭上眼睛,感受黑暗赋予他的宁静。

刚才他从凯尔那里得知,拉弗利兹的死已经确认为塞尼斯托所为守护者已经下了命令,要活捉塞尼斯托,但是他现在去隐去了所有的行踪,就连白灯也找不到一丝痕迹。

如果塞尼斯托下一个目标是绿灯,那他们处于绝对危险的状况。

除去在外出任务,基地里文职和各种闲杂人员,还有没有实战经验的小菜鸟,能进行战斗的只有区区几十余人。更何况他们也不能让所有人去冒险。

哈尔习惯性的摩挲着手上的绿灯戒,这是他曾经备用的戒指,原本以为不会用到,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现在他还有个大麻烦。

他转头看向浴室的方向,那里有黑暗中唯一的光亮。

如果巴里·艾伦出了什么意外,先不说那个“蝙蝠侠”不会放过自己,他自己也不会放过自己。

毕竟是他把他带进了这个局。

怎么才能把他骗回去呢?

哈尔绞尽脑汁,在脑海里幻想了各种办法,好像每一个可行的。巴里是认准了就绝对不会放手的人。

他的执着和对执着的自信,让哈尔也自愧不如。

想着想着,巴里已经从浴室走出来,关掉了灯。

他和哈尔没差多高,可是体型上的差别,哈尔的衣服在他身上整整宽松了一圈。袖子也有些长,不得不卷上几圈。

“你手上的是什么?”巴里好奇的声音划破黑暗响起。

哈尔低头去看自己的手,发现戒指闪着莹莹绿光,“这个是身份标识,里面有我们的个人信息。”

“哦,”巴里点点头,“那之前怎么没看见你带?”

“之前被追杀的时候扔掉了。”

哈尔紧盯着他,“巴里,”

“嗯?”

“你后悔吗?”哈尔加快摩挲灯戒的速度,心里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

“后悔什么?”巴里不解。

哈尔都没有注意到自己不自觉的坐直腰板,“后悔跟我走,离开小镇?”

安静了一会,寂静中突然传来巴里的笑声,“就这个?”

“嗯,有什么好笑的。”哈尔挠了挠头发,有些恼羞成怒。

“没什么可后悔的,要不我也不会在这。”

巴里走过去坐到他身边,“杰伊给我讲过一个故事。故事里个人花了一生时间去等一个人,结果等到最后他也没能等到那个人回来。”

“我说,为什么他不去找他?杰伊说,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在想挽回也是不可能的。”

“后来,我觉得故事中的人就是他自己,他一直念叨的阿兰应该就是他等的人,”巴里耸了耸肩,“反正只是猜测罢了。不过缘分真是个神奇的东西。”

“怎么讲?”

“你看啊,世界这么大,明明有许多其他的房子,为什么你就跑到我家呢?还一下子就把我最喜欢的花给踩坏了。”

哈尔用手肘怼了怼他,“你怎么还记得这茬啊,等我们回去我再给你种一盆好了。”

“这可是你说的。”巴里站起来甩了甩头发,干的差不多了“如果后悔了我就不会跟来,既然跟来了我就不会后悔。错过了可就再也回不来了。”

哈尔都没意识到自己的嘴角挂上了一丝微笑,“行了,去睡觉吧。”

“我要是睡床,那你睡哪?”巴里问道,他刚才进屋的时候看见门口上挂的牌子,这里是哈尔的房间。

“没事,我还有点事。明天我还有任务要交给你,赶紧睡。”

“什么任务?”巴里眼睛都亮了起来。

“明天你就知道了。”

哈尔挥挥手不留任何情面,给巴里一个背影关上了门。

巴里撇撇嘴,明天就明天。

每一个房间门口都有一个挂壁式电话,确认门关好后,哈尔播出一串号码。

“凯尔?明天开始组织撤离,三天之内必须完成。留下二十个人,足够的武器。”

得到答复后,他挂了电话,向走廊最深去走去。尽头是一个死胡同,只有一堵白花花墙。

哈尔右手握成拳,砸向墙壁的某个角落,手上的戒指完美的契合在墙中。

从戒指那一点开始,延伸出两条裂缝,最后竟是出现了一个能容纳一人通过的通道。

在哈尔进入通道后,那堵墙又恢复平常的样子,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在山脚下的小镇上,考外侧的别墅的房顶上坐着两个人影。

“按照他们这个速度,最多还有三天就能到达……布鲁斯?”

刚才还坐在自己身边的人,一转眼就消失,克拉克低头看,只抓到一个闪进屋子的背影。

他也跳下屋顶,跟着前面的人一起走进屋内,“下次消失的时候能不能提前说一声,这样很吓人啊。”

“要说吓人,你这个外星人才最吓人。”

“……好吧,如果三天之后他们真打起来怎么办?”

布鲁斯冷笑道,“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最近哥谭又有一伙人不太安分,好了伤疤忘了疼。”

“用我回去看看?”

“不用,”布鲁斯摇头“让迪克他们锻炼一下。”

看似平静的小镇下,掩盖着危机四伏的暗流。

山雨欲来风满楼。

TBC

THE TOWN(五)

THE TOWN(五)

※ooc

※ooc

※ooc

※拖了这么久真是对不起>人<【跪搓衣板ing
而且请原谅我的短小(✘_✘)当个过渡章就好,下章赛叔就该出来搞事了(✧◡✧)

※被作业和课外班折磨到发疯(✘_✘)

※太热了( •̩̩̩̩_•̩̩̩̩ )

————————————————————

星城离海滨城不算太远,但走下来至少也要三四,幸好现在是较为凉爽的秋天。要是在热的要死的夏天,三四天不换衣服,巴里是绝对不能忍的。

除了休息站没再停靠过任何地方的生活终于在到达海滨城后结束。

巴里将车停在山脚下的小镇,可能因为他自己也居住在类似的小镇,对这里他充满了好感。

接过热心老奶奶的饼干,看着她信誓旦旦说他的车放在她这绝对不会有任何损伤。

在老奶奶蜜汁微笑,和一声祝你们玩的开心下,巴里被哈尔拉着走上了山。

上山的路上巴里一直在思考老奶奶最后的微笑是什么意思,让他起来一身鸡皮疙瘩。

不过最后他也没能想出个所以然。

刚想开口询问哈尔,却被一只略带温度的手捂住了双眼。突如其来的黑暗让巴里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嘘……”

都说失去一种感官,其他感官就会异常敏锐,巴里甚至能听到哈尔在他耳边的呼吸声,平稳而绵长。

黑暗总是能带给人恐惧,但耳边的呼吸声又将这种恐惧打散。

巴里任由身边的人带着他在不知名的树林里穿梭。过了许久,附在眼上的温度离去,过亮的光刺的他眯了眯眼睛。

一片很大的空地,四周纯白,离他几步远的地方有个用绿色画出的图案。若不是他今天亲眼看到,可能他永远不会知道在平凡大山中的秘密。

没有一个人,安静的白色的衬托使图案更加醒目,带上一股庄重。

哈尔抓住巴里的手腕说:“跟着我走。”

看似普通的大厅其实暗藏杀机,只有一条路能通往真正的绿灯基地,这只不过是个幌子,警告入侵者罢了。前提是他们能走过先前哈尔带着巴里走过的那段路。

巴里小心翼翼跨过图案的每一条纹路,生怕惊动了沉睡在图案下的精灵。

事实上,是他想太多。

两人站到一堵白墙前,从不知什么地方伸出一个机械臂,扫描过哈尔的瞳孔显示许可,接着面前的墙一点一点向两边扩散,露出一个一人宽的通道。

真有点哈利波特里对角巷的感觉,巴里赞叹一声,特殊职业就是不一样。

通道不是很长,哈尔走在前面巴里跟在后面,没过太久便走到了头。

尽头也是一个类似之前的大厅,不过多了许多人,都在各忙各的,一副秩序井然的样子。

巴里红色的外衣在绿白相间的房间里格外显眼,在他们踏进大厅的一瞬间,几乎所有人都停下自己手中的话,盯着两人看。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WTF??!!”

充满不敢置信的喊声几乎震破房顶,有不少人脸手里东西掉到地上都没有发现。

接着又是一阵诡异的沉默。

这时,哈尔笑了:“就这么欢迎我?”

“真货啊!”

“你小子上哪浪去了,几周都不回来?”

一群人一拥而上,把哈尔团团围住,一只手揽上他的肩膀另一只手按在他的头上把他的头发揉的乱七八糟,笑声爽朗。

当巴里快被挤出人群的时候,一只手伸出来把他拽了回去。

这一个动作把众人视线的焦点都集中在巴里身上,看得他心里有些发怵。

“额……你们好,我是巴里,巴里·艾伦”

想了半天他也不知道在这种场合能说些什么,只能干巴巴的做了个自我介绍。

其他人的视线在他和哈尔之间不停徘徊,又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集团点了点头,更有甚者在一旁吹起了口哨。

巴里:“???”

“咳咳,”哈尔清了清嗓子,在事态没有变得太失控的时候阻止了一切“瞎起什么哄,这是我朋友。”

“哦~”

哈尔:“……”

巴里:“???”

What happened?

“你先等我一会,我还有点事情要解决。”哈尔在他耳边说道。

“没问题。”巴里回答的很迅速,好像自己很久没有更新了,趁现在赶出一章正好。

哈尔把他交给约翰·斯图尔特说:“约翰,你带他去休息室,盖,你跟我走,有些事有必要凯尔沟通一下。”

看着巴里和约翰的身影消失在拐进,哈尔和盖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盖笑出一口白牙拍了拍他的肩膀“既然是你带回来的人,我们自然不会怀疑。”

哈尔微微点头,是他想多了。

现在他们还有一个大问题

塞尼斯托


关于打麻将(四个护妻狂魔一台戏)

丰绅:“复活”

贝希摩斯:“复活+1”

云半程:“吾也出一张复活”

神荼邪魅一笑:“来张表白”

丰绅&贝希摩斯&云半程:“……”

“公主抱”

丰绅&贝希摩斯&云半程:“……”

“四手联弹”

丰绅&贝希摩斯&云半程:“……”

“哦,还有两张公主抱”

丰绅&贝希摩斯&云半程:“……”

“安岩,胡了。”

这还玩个鬼啦(╯°Д°)╯︵ /(.□ . \)

神荼两腿交叠邪魅一笑,渣渣。

“别忘了你还趴在沙滩上呢!!!!!!”

神荼:“……”

切,大意了



荼总已经在沙滩上趴了多少个月了ε=(´ο`*)))

我亲爱的第三季在哪里( •̩̩̩̩_•̩̩̩̩ )

THE TOWN(四)

THE TOWN(四)

※ooc

※ooc

※ooc

※文中的歌是Mountains-Lawson有兴趣的可以听一听,歌词对应下文的内容ᕦ(ò_óˇ)ᕤ

※咸鱼了三天终于搞出来了(:з」∠)_说好的大粗长……吧!(✧◡✧)

※什么时候能完结啊(◍•̅ ȷ̫ •̅◍)下一个超蝙的都想好了,不过大boss还没打,前路漫漫啊(✘_✘)

※微超蝙,还是打个tag好了(๑╹∀╹๑)

———————————————————

“你说什么?!”

哈尔的瞳孔骤然收缩,心似乎要跳出胸膛

橙灯军团只有拉弗利兹一人,他的死亡就代表着军团的毁灭。

因为人数原因,拉弗利兹主要负责潜入刺杀,没有后备人员打掩护,独自一人在重重监视下完美的完成任务,也就代表了他的能力。

能在众人眼皮子底下悄无声息的将他除掉,能做到的人屈指可数。

思绪在哈尔脑海中翻腾,一时间居然想不出谁能做出这种事。

看哈尔没出声,布鲁斯也不急。接过克拉克递来的茶,轻轻啜了一口,他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寂静在房间里徘徊,似乎连自己的心跳都能听清。

“你到底想说什么?”哈尔从思绪中挣扎出来,双眼紧盯着布鲁斯,像一只蓄势待发的狼。

他完全不明白他跟他说这些有什么好处,难不成只是想告诉他一切,还是想挑起他们灯团内部的战争?

布鲁斯耸了耸肩,开口道:“我刚才说过了。”

他相信哈尔是个聪明人,“哥谭”的利益牵扯太多,里面的弯弯绕子不是一时半会能说清。

“这种事情在你心里绝对有底。是谁你也应该有数,只是不敢承认罢了。灯团几股势力互相斗争也不是近几年才发生。你们的事我也不好参合,但是,”布鲁斯坐直腰背,刚才慵懒的气息瞬时消失,锐利的双眼紧盯着哈尔似乎能将他的一切看透“你已经来的镇上,甚至跟他们产生联系,我就不能置身事外。我不介入灯团,也希望你不要来打扰镇上的平静,哥谭是哥谭,这是这,两者毫无瓜葛。”

布鲁斯竖起一根食指,抵在唇边,

“好自为之。”

刚才的他就跟市面上普通的富二代花花公子没差,现在才有巴里说的那些性格特点。

“希望你能遵守承诺。”

“当然,”布鲁斯勾起一抹微笑“只要你能说到做到。”

他扬了扬下颚,示意克拉克送客。但在这之前哈尔已经走出房门。

等听到阿尔弗雷德关上大门的声音后,克拉克才开口:

“他已经打定决心要离开,为什么又找他说这些?”

“下的决心是以前的决定,现在多出一个不稳定的因素,一切又变成未知数。”

布鲁斯站起来走向窗边,看着哈尔逐渐变小的身影,略有所思。

“你是说,巴里?”克拉克疑惑道。

据他所知跟哈尔接触最为频繁的就是巴里,镇上好心的小医生。

“对,这几天有什么被改变了。巴里或者哈尔能做出什么事,已经不在掌控之中。他急着离开说明他感到事态超出他的预料。我再告诉他拉弗利兹身亡的消息,只不过是推了他一把而已。”

“如果他敢轻举妄动,”克拉克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诡异的红光“我会解决。”

布鲁斯“嗤”的一声笑了出来:“得了吧,你记不得以前你好像把我最喜欢的树给烧断来着?”

“额……”克拉克摸了摸鼻子“那只是个意外。”

“多少大风大浪都没能把哥谭摧毁,说不定你打一场哥谭连带着这个镇都能给你打没了。”

“……”

布鲁斯拍了拍克拉克的肩膀,冷笑一声:“最近阿克汉姆的人又些不太安分,看来是上次还是没能记住教训。”

没在布鲁斯家停留太多时间,街上依旧是静悄悄的。

哈尔漫无目的在大道上徘徊,思考着最近发生的一切。

作为一个职业杀手,想让他死的人太多,几乎是仇人遍布天下,这也是为什么最开始那一次有预谋有计划的追杀他想不出主谋的原因。

但是现在结合拉弗利兹的死,似乎一切都捋顺清楚。

有人想让他死,不仅仅是他,还要彻底颠覆灯团的统治,独揽大权。

多显而易见的理由,自己却从未想过。哈尔自嘲的笑了笑,果然安逸的生活会让人降低警觉。

他能感到一系列事件都是针对他,其他只是附带而已。要是这么说,他只能想起一个人。

塞尼斯托。

他和塞尼斯托并不是一开始就是死对头,说起来他还能算得上是哈尔半个老师。

一切的改变都开始于阿苏·宾死后,他继承绿灯军团之后。他也不是很明白,明明塞尼斯托比他更有继承灯团的资历,为什么会是他?

事实证明不知一个人这么想,塞尼斯托与他的想法完全一致,但是哈尔已经完全继承灯团,再说什么都晚了。

一怒之下塞尼斯托褪去绿灯戒,加入了黄灯军团,而且没用多久便登上首领的位置。

对于七灯之间的明争暗斗,守护者选择视而不见,他们关注的是最大的利益,只要不做出伤害组织本质的举动 他们一般不会介入。

如果真的是塞尼斯托所为,为什么守护者没有一丝反应?

也不知道盖和凯尔他们怎么样。

哈尔胡思乱想着,一抬头却发现自己已经走到巴里上次带他来的小山。

反正也什么地方可以去,巴里可能还在睡,哈尔选择走上山。

还是一样的夜晚,一样的地方,只是少了些什么。

哈尔在碑前坐下,他叫什么来着?哦对了,杰伊。

上回他没能仔细看,他借着月光看了个清楚。

请不要在我的墓前悲泣,我不在那里,我并没有离去。

这首诗他知道,可能是小时候灯团里的前辈给他念过。

现在他只记得几句,也是那位前辈念过最多的几句。

当你清醒于早晨的安宁,在鸟儿幽静的盘旋种,我奔放着飞升的激情,而在被点亮的黑夜里,我有是释放温柔的朗朗群星。请不要在我的墓前悲泣,我不在那里,我并没有离去。

那位前辈念起这几句话脸上的表情是哈尔从未见过的,可能是一种叫做幸福的感情吧。

碑的最下面还刻着几个小字,

TO ALAN AND EVERYONE

阿兰是谁,他也没多想。那位前辈在一次任务中受伤身亡,若是现在算起年龄也应该是胡子头发一大把的老爷爷了。

哈尔呈大字型躺在地上,微冷的空气经过鼻翼缓缓进入肺部,他甚至能感到血液在血管中跳动的声音。

缓缓吐出一口气,现在他还是哈尔·乔丹,等太阳出现在地平线上时他就是一名绿灯。

巴里·艾伦

他在心里默念这个名字,似乎感觉没有那么冷了,好像还有一丝丝温热透过左胸第四根肋骨微微向里面一点的位置扩散到全身。

巴里·艾伦

哈尔闭上眼睛,堕入一片黑暗。

早上,哈尔顶着一头乱发从草地上做起身,他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事。

他现在是没车没飞机连个代步工具都没有,要怎么回基地?难不成走回去?

他和那个老蝙蝠的约定摆在那,管他借的机会是没有了。

哈尔烦躁的挠了挠头发,走一步看一步吧。

经过黑暗洗礼的小镇处处透着新生的气息。街上已经有些人在晨跑或者散步,一副安稳祥和的样子。

再加上镇子偏僻的地理位置,也能算是童话中的仙境。

嘛,基地的位置也很偏僻,还是在大山沟里,仙境算不上,秘境还是勉强擦个边。

哈尔双手揣在衣兜里,挑了条没人的小路,出镇具体的路他不太清楚,那天晚也是误打误撞才走进来。既然他翻进的是巴里家,就说明他家离离开的路并不远。

绕小路的原因主要是为了避开巴里,组织的事也不好说。

其实就是他怂了,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巴里。

凭着一个大致的方向,还真让哈尔找到出去的路。

高速公路上没有什么车,哈尔大大咧咧走在路中间。

他的戒指早就不知道在那里,里面所有东西被销毁后只能当个玩具,不过这样他与绿灯加密的联系也把被切断。

这样也不是个办法,还是要找个地方联系一下凯尔才行,他想着,身后传来汽车的鸣笛声。

他向路边走了走,没想到车在经过他身边是停了下来。

哈尔脑海中警铃大作,右手伸向腰间别枪的位置,是人是鬼先给他一梭子再说。

贴了车窗膜的窗户渐渐下摇,露出一张哈尔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脸。

“Hey,Genius,要搭车吗?”

“巴里?!”

被点到名的巴里给处于当机状态的哈尔一个大大的笑容,显得他金色的头发都灿烂了不少。

最后哈尔还是上了车。

巴里完全没有注意到围绕着哈尔身边名为尴尬的气息,车内的音响还在放着歌。

他跟着节奏轻哼着歌词,看样子是听了很多遍。

“…We can move mountains mountains,Covered in gold,Walk the ocean,Feel A black hole,Building an empire,Watch it explode…”

哈尔突然想起什么,转头文他:“你病好了?”

巴里手指在方向盘上打着节奏:“嗯哼”

“啊?”哈尔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巴里“我记得你烧的挺严重?”

巴里耸了耸肩:“我病好的快。”

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对了,你走了之后冰袋化了一床水,下次能不能换个湿毛巾什么的?”

“……”哈尔摸了摸鼻子,他也没照顾过人,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呗。

“额,我们去哪?”

巴里看向哈尔,没有目的地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开。

哈尔眼里闪过一丝不自然,有点纠结的开口:“你确定?”

“确定什么?”

“我的世界,”哈尔伸手在空中画了个圆“很乱,很黑暗,有很多都不是你希望看到的。所以……”

巴里做出一副正在思考的样子,但哈尔能很清楚看到他蓝眼睛里完全没有思考的模样。

哈尔无奈的抿了抿唇,看来自己是劝不动他了。

“不会有你说的那么严重。你们所做的一切是对是错,换个角度看就会完全不同。只要你用另一种方式去看你的世界,你还是能发现很多美好的。”

巴里盯着前方的路,路边开满了白色的小花。

哈尔轻笑出声,说的还挺有道理。

“你带电脑没?”

“带了,在后座上。要电脑干嘛?”巴里疑惑的看着哈尔。

他背过身,从后座上拿起电脑,说:“一会你就知道了。”

哈尔在浏览器上敲出一个网址,旁边传来巴里的声音,

“没有WiFi能上去吗?”

“能。”

哈尔在页面像登陆界面的地方打了一句话,屏幕一闪,出现一排名字。

“还有这种操作?”

哈尔竖起一根食指抵在唇边,示意他噤声。巴里会意比了个ok,杀手间的秘密交流嘛,电影里都是这么演的。

虽然眼睛盯在路上,但心已经跑的哈尔那边去了。

先穿出的是一段杂音,只还是一个男声。

“白昼朗朗,黑夜茫茫”

“魑魅魍魉,无所遁藏”

“异徒乱党,畏吾神光”

“绿灯长明,万世光芒”

真的有暗号!巴里耳朵竖的高高的,心里的激动都要溢出来。

“哪位?”

“你猜,”哈尔一笑“猜对了就告诉你。”

巴里瞅了他一眼,哪有这么幼稚的杀手,说好的狂霸酷炫拽呢。

“……哈尔”

“呦,还真猜对了,难得。”

“上哪浪去了,一周都没动静。”

“哪有,我是这种人吗?”

“……”

“行了,不跟你闹了,”哈尔挥了挥手,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最近的事别告诉我你一点都不知道。”

“拉弗利兹死亡确认,塞尼斯托带着黄灯军团消失。”

哈尔冷笑一声,果然,忍耐了这么多年,最终还是忍不住了是吗。

“凯尔,封锁一切消息,不要对我的行踪透露一点。制造我死亡的假象,是时候做点什么了。”

说完哈尔直接关闭了网页,合上电脑屏幕,深深吐出一口气。

“哈尔”

“嗯?”

“我突然觉得你有点帅。”

“当然,我一直都很帅。对,你知道去海滨城的路吗?”

巴里想了想道:“镇在中心城郊区,要去海滨城的话,好像要一直往南走……”

“知道个大致方向就行,到时候我告诉你该怎么走。”

“那就应该没问题。”

哈尔看着认真开车的巴里,神情闪过一丝复杂,还是转头看向窗外。

镇上,韦恩大宅天台。

“他还是跟着去了。”

站在布鲁斯身边的克拉克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如果仔细,就会发现并没有站在地上,而是以一种神奇的方式半漂浮在半空。

布鲁斯松了松领带,说道:“最近哥谭先让迪克他们盯着,别处什么乱子。”

看样子是要跟着去了。

克拉克诧异的看着他,不是说好不插手吗?

“说不插手,但没说不能去看热闹。”

也不看他什么反应,直径向楼下走去。

克拉克愣了一下,看惯他治理哥谭的样子,都快忘了他以前也是个天真的孩童。

他自言自语道,然后又笑了起来,向前跨出一步,直接从楼顶降落到庭院中央。

“想去就去吧。”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