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bw9

暂……暂退……果咩|ω•`)
墙头众多,胸怀大志
=͟͟͞͞=͟͟͞͞(●⁰ꈊ⁰● |||)


因为墙头太多,可能会不定期更新一些奇奇怪怪的cp(๑❛ꆚ❛๑)

保证不坑!ପ(´‘▽‘`)ଓ♡⃛

【绿红】THE TOWN (二)


※ooc

※ooc

※ooc

※本章谜一样的(gou)糖(xie)

※沉迷怪诞小镇,无心更文,本想着在端午节最后一天能写完,结果拖着拖着就到点睡觉…要怪就怪比姥姥太帅了吧!(◍•̅ ȷ̫ •̅◍)

“巴里,你这没有没有电脑?”

从哈尔被追杀到现在已经过去一周,伤口已经结疤,巴里和哈尔也渐渐熟络起来。

这一周他除了在院子里转圈,一步都没有跨出诊所一步,天知道他都快长蘑菇了!

最痛苦的是开始的那几天,除了解决个人问题以外巴里连床都不让他下。给他讲如果伤口重新裂开,不好好处理就会导致感染,然后就会溃烂。

当时巴里的语速快到让哈尔怀疑人生,而且他义正言辞的每一句话和他的表情回档在哈尔脑海中。他不是没受过伤,即使伤的再重白灯也只是保证人不能死之后就徜徉而去。

怎么没人告诉我医生居然如此可怕,被迫在床上躺着的哈尔这样想着。

巴里平时是个非常温和的人,但一到这种事上就像变了个人一样,一点条件都不能讲。

考虑到自己特殊身份,哈尔也没有想过去街上转几圈,毕竟他只是个过客,打搅人家和平的生活也不太好。

可能他只是为自己找个借口,享受他从没经历过的安详时光。

没有面容惊恐的尸体,成河的鲜血,只有平常人家和欢笑。

哈尔有想过如果世界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他可能会去当一个飞行员,环游全世界,找到一个对的人,然后在像这样的小镇上幸福的走完一生。

想想毕竟只是想想。

绿灯那边就让盖和凯尔忙去吧,反正他已经操心这么多年了。

总而言之,他现在处于放飞真我的状态。

帮巴里种种花拔拔草,都快让哈尔忘记他处于一个电子时代。

巴里忙着整理看着没什么区别的瓶瓶罐罐,听到他问题,头也不太回答道:“在书柜旁边那个桌子上。”

电脑打开放在桌子上,设置了密码,不过对哈尔没什么难度。

屏幕上是没有关闭的网页和一个文档,哈尔本来想帮他保存然后关掉,但几个名字却抓住了他眼球。

史蒂夫·罗杰斯?冬日战士?巴基·巴恩斯?STUCKY?

不是他想的那个……吧?

网站的名字叫做AO3,也是他从来没听过的网站。

很显然现在登录的账号是巴里的,Flash,倒是很适合他。巴里神奇的语速,反应速度都让哈尔刮目相看,即使他算得上灯团中这方面的佼佼者。

虽然窥视他人隐私是不好的,但哈尔没能忍住好奇心,点完保存将文档翻到最顶端,一个字一个字认真往下看。

新世纪的大门。

当巴里整理完柜子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没有告诉哈尔自己电脑密码。

他文档和网页还没有关!!!!

跑上楼之后发现哈尔正抱着他的电脑看的正欢,

“FLASH?哼?”

耳边响起哈尔促狭的调笑的声音,巴里的脸一瞬间红暴,从脖子红到耳尖。

这就是为什么他要给电脑上密码!

“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巴里眼神不自觉的飘向一边,拒绝与哈尔对视。

哈尔笑了:“哦,既然你听不懂那我就念出来好了。”

哈尔清了清嗓子,站起来把电脑拿着离巴里远远的,看那样子要将电脑上的文字念出来。

“OK,OK,你赢了!”巴里双手捂住耳朵一脸视死如归“反正你也看完了,能把电脑还我了吗?”

开玩笑,被发现是什么的已经够羞耻的,再被人念出来,他还不如去找九头蛇给他洗个脑,好让他忘记这一切。

电脑上传来新消息的提示音,哈尔把电脑放回桌上,就像他说的,该看的都看了,不该看的也看完了。

坐到电脑前的第一时间巴里就把文档保存关掉,手速快的让人眼花缭乱,第二件事才是去关注新消息。

“你还有挺多粉丝”哈尔也过来凑热闹,一只手撑在桌子上,另一只手把在椅背上“都吵着要嫁给你。”

巴里刚想“提醒”哈尔伤口裂开这件事,但转念一想他伤好像已经好了,没法怼他。

真是憋屈的不行。

“请闭嘴吧,谢谢。”

巴里翻了个白眼就随他去了,也管不了。

本来以为私信的内容能让巴里感到开心一点,结果却是不堪入目的各种谩骂。

“Umm,这绝对不是那些要嫁给你的其中一个。”

没有头像,资料一片空白,也没有任何互动的记录,很显然这就是开个小号搞事的。

巴里没什么感受,毕竟这事经常有。

“就这么算了?”

巴里摊手“还能怎么办?穿过网线把他揪出来?”

“不行吗?”

“当然不行!”

“我行。”

“啊?”

哈尔把在椅背上的手环过巴里,两手开始在电脑上敲乱码,当然,在巴里眼中是这样的。

这个姿势像是被哈尔整个人环抱在环中,四周都是他的气息,巴里的耳朵又有些微红。

房间里充满键盘敲击的声音,两人都忽略了微弱的敲门声。

看电脑屏幕看的眼花缭乱的巴里忍不住转过头看着哈尔问道:“所以你在干什么?”

“坏事。”

“……”这个我能看出来

“巴里?”房门被打开的声音吓了两人一跳

“提姆?”

“我……是不是干了什么不该干的事?”门把手现在对于提姆来说就像是一块烫手山芋,天知道从他的角度看这两个人多像是在接吻。

苍天饶过谁!

“怎么了?”巴里站起来走向提姆

“我什么都没看见,”提姆略微慌张的摇了摇头,这让巴里迷茫的看着他“啊,刚才杰森手被玻璃划伤了,迪克让我叫你一声。”

“严重吗?”

“还好,其实你不去也…”

巴里已经整理好衣服拿起药箱准备出门,听到这话有点不明白:“??”

“没什么”

“那就走吧。”

全程哈尔都没有出声,手在键盘上敲个不停。

在他的地盘上,想瞒住他什么事是不可能的,他默许他安稳的待上一周已经是很大限度的宽容,毕竟谁都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果然,巴里走后没过多久,从二楼窗户里翻进一个人影。

“哈尔·乔丹”

“迪克·格雷森”

迪克双手环抱在胸前,语气毫无波澜的说道:

“我想你知道我来的目的,那我也不多说。三天之后午夜,布鲁斯想见你。”

没人回答,迪克耸了耸肩,只要话带到就没问题,去不去是他的事。只是给他提个醒,是时候该离开了。

“对了,”迪克跳出窗外前转头对哈尔说“离巴里远点。”

这句话让哈尔感到怪怪的,有一种老母鸡护崽的既视感,自己好像没把巴里怎么样吧?

怪不得“哥谭”在危险,也会有这么多人挤破脑袋都想抢一席之地,毕竟有个这么互短的老板真难得。

哈尔看着自己的杰作微微笑了起来,对方的电脑暂时要罢工一段时间,灯团的代码可不是那么好解的。

他抻了个懒腰,站起来看着半开窗外的景色,巴里种的花微微的盛开。

他想了想还是把窗户关上,

东西吹乱了巴里回来会说他的。

TBC

啦现出要上马友朋男人星外眼狗狗他和爷老

话说有人吃bill×dipper吗(◍•̅ ȷ̫ •̅◍)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