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bw9

暂……暂退……果咩|ω•`)
墙头众多,胸怀大志
=͟͟͞͞=͟͟͞͞(●⁰ꈊ⁰● |||)


因为墙头太多,可能会不定期更新一些奇奇怪怪的cp(๑❛ꆚ❛๑)

保证不坑!ପ(´‘▽‘`)ଓ♡⃛

THE TOWN(三)

THE TOWN(三)

※ooc

※ooc

※ooc

※两个人的感情终于有点进步了:-(

※快要完结了吧?

※可能会有超蝙的番外?

※下周考试不能更了(:з」∠)_考完试就放假了,应该可以完结了……吧(为什么非想不开要写连载的,傻白甜不好吗qaq)

————————————————————

三天,不长也不短。

哈尔对于他小时候的事已经记不太清,唯一能记住的只有窗外阳台上随风摆动的白色小花。

他们只是萍水相逢,巴里不仅让他白住还让他白吃白喝,说实话,哈尔已经好久没见过这样单纯不做作的人了。

不过要这么走?他还有的舍不得金发的小医生。

巴里可不知道哈尔心里打的噼里啪啦响的小算盘。虽说诊所是一年无休,但也不是每天都会有人受伤,哪有人闲的天天打架。

今天是星期天,辛苦劳作一周的人们都待在家里休息,街上只有零星几个人啊,等一上午看真的没有人来,巴里便跑去后院捣鼓他那些宝贝花草,让哈尔在大厅里看着。

要知道当初被哈尔踩坏的花他还没救活呢。

“巴里,如果如果我描述一种花,你能知道是什么吗?”

巴里忙着把被踩坏的花叶掐掉,白大褂下摆粘上些许泥土

“应该可以把,说来听听?”

“就是…”哈尔歪着头使劲回想记忆中模糊不清的小白花“叶子很大,花很小白色的,一次能开很多花,很香好像还有毒?”

“有点耳熟,但是开白花的有很多,还没有更确切的信息?”

他摇了摇头,那段记忆太过遥远,能想起来的只有这些。

“让我在想想,如果想到了我会告诉你的。”巴里拄着下巴想了一会,没得出一个准确的答案。

“你有很长时间可以去想。”

哈尔不再说话,靠在门边看着他

午后带着暖意的风,阳光正好。

不知过了多久,哈尔靠在门框上陷入浅眠。

“哈尔?哈……”

收拾完花的巴里抻了个懒腰,转头看到哈尔靠着门睡着了,头一次见到站着还能睡着的人。

他伸手想去拍拍哈尔的肩膀,很显然经过这些天的接触,巴里已经把哈尔的本质忘得一干二净。

不出所料,没等巴里碰到哈尔,两人之间的距离已被快速拉进,他抬头对上哈尔充满危险的双眼。

手腕被扯得生疼,痛呼从唇边吐出,但看着哈尔的眼睛又说不出一句话。

浅棕色的双眼包含着危险的光芒,像宇宙中的星辰大海,让人沉沦,无法自拔。

扑通,扑通,安静的让人发慌的气氛中,巴里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带着不同寻常的悸动。

“巴里……”

看清是谁之后,哈尔从紧绷的状态放松下来,握着巴里手腕的手一直没有松开。整个人往前一趴,缠在巴里身上,头埋在他的颈窝。

“困。”

呼出来的气带着阳光的温度,洒在巴里脖子附近,不自在的偏了偏头,抽出另一只手拍拍他的后背。

“困就去屋里睡,明天带你出去玩。”

语气像极了主人哄自家黏糊人的大型犬。

看着哈尔上楼的背影,巴里松了口气。

第二天

“所以,我们去哪?”

哈尔看着前面背着大包小包全是吃到仍然走到飞快的巴里问道,他们已经快走一个小时了。

“马上你就知道了。”

巴里带着哈尔在山间小道上左拐右拐,看样子对这条路异常熟悉。

两侧的树很高,几乎把所有阳光都挡住,清脆的鸟鸣没有停歇,风中带着些自然的味道。

是个伏击的好地方,哈尔四处观察这么想着

“就这了!”

巴里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什么时候跑那么远了??

快步走过去,眼前是一片平坦的草地,染着太阳的余晖。

高大的树林被抛在身后,只有低矮的灌木丛和绿色的矮草,随风摆动,扬起海浪般的波纹。

哈尔走过去站到巴里身边,站在悬崖边上能将整个小镇看到一清二楚。

“这边是我家,”巴里伸出手给他指认“从东南西北算我家在最东边,最西边是布鲁斯的房子。”

这样庄重,繁华的邸宅,也只有“哥谭”的老大才能有钱去建造吧。

“哥谭”的利润巨大,每一笔交易都百万打底,即使只收取百分之几的利息,也是一笔不可小视的收益。这也为什么众多人都在窥视“哥谭”的原因。

人总会被利益所驱使。

有什么东西反着夕阳的光恍到了哈尔的眼睛,低头看去,是一块白色的石碑。

巴里顺着他的目光向下看,弯下腰,用手拂去石碑上的灰尘,笑着说

“这是我爷爷,杰伊。”

碑上写着几个字,杰伊·加里克

他坐在碑前,看着渐渐消失在地平线上的夕阳,陷入了回忆:“我第一次来到镇上,第一个遇见的人就是他。什么都不懂什么也不会,光凭一腔热血其实什么也做不了,到后来我才明白这个道理。”

哈尔在他身旁坐下,静静的听着。

“他教给我很多,甚至诊所也是他留下的。后来我遇到了布鲁斯。”

哈尔觉得一提到布鲁斯,巴里的眼睛都发出了光,腰背也挺直起来。

他掰着手指头数布鲁斯的优点:“优雅,端庄,严肃,认真,自信张扬,做事有条不紊,总能想出各种办法……”

“停停停,你是想让我嫉妒吗?”哈尔一脸无奈的打断巴里,这不是邻居关系,已经是偶像和小迷弟的关系了。

巴里只能停下手上的动作,继续说道:“我从没见过这样的人,后来我听很多说他是个冷血无情的老蝙蝠。”

他愤愤的拿出一包薯片,撕开包装袋,一脸恨铁不成钢的嚼着薯片,好像这薯片跟他有多大仇似的。

“我到没有看出来他有多冷血,挺好的一个人。”

是是是,你就是没见过他治理“哥谭”的时候,哈尔抓了一把薯片咔嚓咔嚓的吃起来。

哈尔艰难的咽下薯片,接过巴里递来的水灌了一大口才呼出一口气

“所以,我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天都黑的擦不多了。”

“就是要等天黑,听说今天有流星雨。”

巴里吃东西的速度很快,现在已经吃完一包准备打开第二包,哈尔终于能明白为什么他要背这么多东西上山,根本不够吃啊喂!

“你听谁说的,流星雨这东西能信吗”

“隔壁大爷说的。”

“……”

哈尔一口薯片噎在嗓子里,咽也不是吐也不行,最后只能再喝一口水才咽下去。

“他以前跟我说过七次,有三次都说准了。”

“那没有的时候,你都干嘛?”

“吃?”巴里歪着头想了想“等到吃完还没有的话我就回家。”

哈尔张了半天嘴,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只能凑过去跟他坐的近一些,说:“以前你一个人吃,现在我陪你吃。”早点吃完说不定还能早点回去。

两个人靠在一起,看着小镇被夜色笼罩,手里拿着零食一包一包的吃。

身处黑暗之中让哈尔特别有安全感,耳边风的拂过,灌木丛的轻晃,猫头鹰的低嚎,一切都掌握在手中。他是一个杀手,暗夜是他最好的伪装。

没等他感受一下久违的气息,肩膀上就考过来一个脑袋,吓的他差点跳起来。

零食还没吃完,巴里已经睡着,还顺便给自己找了个人肉枕头。

金色的头发带着洗发水的清香,软软的。哈尔不自觉的用脸颊蹭了一下,跟想象中的一样。

等他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的时候,整个人都僵在原地。

哈尔把脸埋到手掌里,自己还是忘了。

杀手永远不能和任何人有关系,这会成为他们的软肋。

算了,他自我安慰道,也是最后一次了。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肩膀却一动没动。

第三天

在荒郊野岭浪了一晚上的结果就是巴里成功的感冒了。

“为什么明明是两个人出去,最后感冒的只有我?”巴里躺在床上,脸被烧的通红,语气里带着浓浓的鼻音。

哈尔也没有照顾人的经验,只能再巴里的指挥下四处找东西。

“可能是我皮厚一点。”

“也是,当初三颗子弹都没打穿你。”

哈尔笑了笑没理会巴里的胡言乱语,把冰袋放在额头上,下楼去柜子里找药。

都说医者不能自医,都病糊涂了还怎么医,一不小心吃错药了怎么办。

巴里将柜子收拾的很干净,一类药都放在一起,治什么病也清楚的标在柜门上,这给哈尔减了不少麻烦。

感冒药一般都带些安眠成分,吃完药的巴里昏昏沉沉的睡过去,换了以后冰袋之后哈尔将门关上,自己下了楼。

哈尔的东西巴里没动,都收在后院的仓库中。

拿了钥匙,哈尔把库门打开,枪和两把刀都完好无损的放在角落,太久没有使用上面已经积了一层灰。

退出弹夹,里面还剩下六颗子弹,其他武器都在追杀途中丢在飞机上。

现在他还不知道追杀他的人到底是哪一势力,不能贸然联系盖和凯尔他们,万一对方针对的是整个绿灯或是OA,他绝不能把危险带到总部。

这个镇是布鲁斯·韦恩的地盘,即使有再不长眼睛的人,也不会把主意打到他身上,这也是为什么哈尔不担心巴里的原因。

话说,布鲁斯·韦恩这么有钱,管他借架飞机应该没什么吧?

收拾完一切的哈尔,看着房子里不会留下任何他的痕迹之后,搬了个椅子上楼,坐在巴里床边看着他过了一个下午。

时间差不多了。

他把椅子回归原样,锁好门,向西边走去。

站在山上远望和真真正正站在面前有很大区别。

山上只能看个大概,而现在那扇古朴沉重大门的气势如浪般扑在哈尔面前,有种被土豪拿钱砸了的感觉。

哈尔抹了把脸,敲了敲门。

过了一会才有人从里面拉开门,是位头发半白的老人。

“我来找布鲁斯·韦恩”哈尔看了看表,还有五分钟十二点。

门内的老人让出一条缝隙,让哈尔进来,对他说:“老爷在三楼,左手第二个房间。楼梯直走右转。”

哈尔道过谢后,向楼梯的方向走去。

三楼,左手边,第二个房间,门开着,哈尔也没有想太多,大步走进去。

看房间的构造应该是书房,办公桌后坐着一个背对的人,隐藏在黑暗中,身边站着一个高大的男子。

“哈尔·乔丹”

如大提琴般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回荡在房间,激的哈尔起来一身鸡皮疙瘩,怎么这么吓人?

“很显然你还不知道惹上什么麻烦。”

布鲁斯向后一靠,十指交叠放在腹部,语气中带着慵懒的气息。

“布鲁斯,”他身边的男人说道,充满了无奈。

“你先别说话,克拉克”布鲁斯有些不满的看着他。

克拉克是谁?哈尔看向男人的眼神未动,他可从没听说过有这号人物,好像还跟布鲁斯·韦恩有着说不清的关系。

甚至白灯也没有找到过跟“克拉克”这个名字有关的任何信息。

看来“哥谭”把他保护的很好。

在布鲁斯发话之后克拉克便安静的站在一旁不在出声,布鲁斯也把视线转回哈尔身上。

哈尔一直站在离门口很近的地方,如果有什么意外他能确保自己毫发无损的离开,那个叫克拉克的给他一种压迫感,令人很不舒服。

“我很清楚你来到镇上的缘由,也大概能猜出来是谁派人追杀的你。”

哈尔默不作声,跟聪明人打交道一定不能乱了阵脚,先输的人绝对会是自己。

他相信布鲁斯自然是懂得这个道理的。

“很好,”他坐直身体“你知不知道一个人”

“塔尔·塞尼斯托”

一句话如石子落入河中,激起千层浪,保持沉默的哈尔也没法继续伪装下去。

“塞……你怎么会知道他?”

“我为什么不知道?”他笑了“既然你们灯团想尽办法监视我,我怎么说都要回赠一下。看你的样子就是不知道。”

语气中的戏谑挑起哈尔的一丝怒火:“你什么意思?”

感受到气氛微妙的变化,一旁的克拉克也抬起了头,紧盯着哈尔。

布鲁斯抬手制止他的动作,站起身向哈尔走去

“塞尼斯托的野心可不止你们想象的那样,他的目标更为遥远。”

“橙灯……”

哈尔心如擂鼓,他有预感,布鲁斯接下来的话会给他一个晴天霹雳。

“橙灯首领,拉弗利兹已死。”



远处,黄灯基地

“首领,三天前从有人用绿灯的代码攻击了一台电脑。”

“调出地图。”

坐在高处的塞尼斯托看着被放大清晰的地图,红色的十字标闪烁着光芒。

哈尔·乔丹

TBC

搞完事可以好好学习了( • ̀ω•́ )✧


























评论(8)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