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bw9

月……月更吧……(゚∀゚ノ)
墙头众多,胸怀大志
=͟͟͞͞=͟͟͞͞(●⁰ꈊ⁰● |||)


因为墙头太多,可能会不定期更新一些奇奇怪怪的cp(๑❛ꆚ❛๑)

保证不坑!ପ(´‘▽‘`)ଓ♡⃛

【绿红】THE TOWN(一)

※ooc

※ooc

※ooc

※欢迎私信,拒绝撕逼(* ̄3 ̄)╭♡

※因为下周考试,大下周家里有事所以可能不能更新(:з」∠)_如果能写就会发上来qwq

————————————————————

夕日渐沉,整个小镇笼罩着黑暗之中。皓月当空,伴着猫头鹰的低嚎,草丛时不时被飞吹动,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急促的喘息,凌乱的脚步声打破黑夜中的沉寂。那人速度很快,掠过草丛时没惊醒任何生物。

本不属于小镇的奇怪声音划破空气,像是被刻意减小一样,听不出到底是什么。

但这声音哈尔却熟悉无比,装上消音器的枪!

该死的,他都跑到这么荒凉的地区,怎么还能找到他?

这次任务地区本来就很偏远,白灯的人也没给他过多关于附近地形的详细信息。本来他已经完成任务准备回总部。结果对方上来就给他一枪,他也不会傻到待在原地等死,大部分武器都在飞机上,只随身携带了一把枪和两把刀。

而且他还不能在这开枪,这无疑把自己的位置清楚地暴露给对方。

呼啸而过的子弹擦过哈尔的肩膀,如果那颗子弹在进一些,他今天怕是要交代在这里。

杀手只有在万事俱备的时候才会执行任务,必须确保一次成功,不会有第二次机会。目前的状况对于哈尔很不友善,除了跑他没有别的办法。

而且他甚至不知道追杀他的人是谁!

身上三个弹孔在源源不断的向外流血,力气也渐渐消失,哈尔脱下外套捂住伤口尽量不让血滴到地上,不能留下任何能让人发现他的痕迹。

挂在脖子上的灯戒在没有外套的遮掩下散发着幽幽的绿光,在黑暗中无比显眼。

戒指!他怎么就没想到!

灯戒在平时并不会发亮,防止在任务中暴露自己,只有在总部发送情报或者成员之间联络时才可能会发亮。

有人在追踪定位他的灯戒!哈尔没有时间考虑是谁能做到这种事,他一把扯下戒指,启动销毁程序,灯戒里存有他的个人信息和任务目标的各种资料,如果追杀他的人是以组织为目的,至少不能让他们得逞。

毕竟是养他的地方,这么多年一点感情都没有是不可能的。

哈尔将灯戒扔入旁边的高草丛深处,亮光几乎是在一瞬间消失,他加快速度向前跑去 ,必须在力气耗尽之前到达小镇。

他已经能看见小镇上点点灯光,只要他能融入人群,就没人能找到他。

所有导师交给他们弟子的第一件事就是不要暴露自己,哈尔相信身后那几个人也深知这件事。

“还追吗?”

黑衣人停下来看着同伴问道。

另一个人在草丛中摸索半天,找到刚刚哈尔丢掉的灯戒。

“不用,首领要留他一条命。”他把灯戒放进衣兜“只要把这个带回去就行。”

哈尔悄无声息地翻进一人家的后院,感到身后没有视线紧盯着他,紧绷的精神微微放松,身上的疼痛越发提醒他,自己还有三个洞没填上。

刚才跑下来的那段路程完全是靠着意志坚持下来的,幸好他还是个绿灯首领,训练的主要目标就是不屈的意志,要是别的普通人早就失血过多倒在路上不省人事。

不过他现在也坚持不住了。尽管意志多么坚强,身体终究还是人类。

眼前最后的景象是院子里各式各样的盆栽,看起来这户人家还挺会过日子。

明天睁眼会在哪呢?哈尔抱着最后的想法坠入一片黑暗之中。

伤痛让哈尔的警觉性下降了不止一级,他甚至没发现院子里还有一个人,而这个目睹了一切。

#有人大半夜在我看星星的时候翻我家墙,在我家墙上留下一些不明红色液体,还踩到我今天刚种的花上怎么办?在线等,急!#


天花板?这是什么地方?

哈尔觉得好像有谁把他扔进洗衣机里转了百八十圈,支起手臂想起身脑子有些昏昏沉沉,让他搞不清现状。

“嘿,你还不能起来。”

温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那人伸手想把他扶回床上。

在碰到哈尔肩膀前的一刹那,他本能地死死抓住伸向自己肩膀的手,保持一个安全距离。紧盯着眼前的人防止他做出什么危险的举动。

那人收回半空中另一只手,放到耳边做出投降的姿势,神情充满无奈的说:

“OK,OK,我不碰你。但是你必须躺下,不然伤口会裂开,而且我还要去洗工具,一会该洗干净。所以能放开我了吗?”

意识到自己有些过于紧张,哈尔轻咳一声松开手躺回床上,调整呼吸让伤口的疼痛没那么明显,他开始观察刚才那人。

太阳般闪耀的金发,湛蓝的双眼,干净整齐的白大褂下是简单的休闲装。哈尔注意到自己的腰带和两把刀一把枪各种危险物品。都整齐的放在一旁的桌子上,没有翻动的痕迹,甚至昨天被用来捂住伤口的外套也洗干净挂在一旁风干。

些许惊讶的视线追随那人的一举一动,无比自然的将带血的子弹和手套丢到垃圾桶里,清洗工具,一切完毕之后走到桌子旁倒了杯水,再走过来,就像桌子上那些杀伤力巨大的武器不存在一样。

脚步声渐渐接近,哈尔收回视线,望着天花板装作还没搞清状况的神态。

不能暴露自己,不能暴露自己。

将杯子递给哈尔后,他再没有什么动作,搬了张椅子坐在一旁。

很好,哈尔端着微暖的杯子这样想,至少他知道该怎么与一个特殊职业的人相处。

“我是巴里·艾伦,叫我巴里就行。你呢?”

哈尔垂眸,能在水中看到自己模糊的身影:

“哈尔。”

世界上叫哈尔的很多,但哈尔·乔丹却只有一个。

巴里拄着下巴看着他似乎想说什么有不敢说的样子。

“你想问什么?”

哈尔饶有兴趣的看着巴里,他能说些什么?

“额……”巴里指向身后桌子眼睛里充满好奇“你是,雇佣兵什么的吗?”

为什么他能一脸正经的说出雇佣兵这三个字,普通人不应该都应该把不明人士送到police office而不是留到自己家里才对,哈尔扶额,怎么会有这么天然的人。

看他没说话,巴里急忙摆了摆手:“你不想说没关系,是我突兀了。”

哈尔笑了,真是单纯:

“没关系,你可以这么理解,跟雇佣兵差不多。”

听他这么说,巴里摸摸鼻子松了口气。

“正常人看到有陌生人在自己后院躺着,不应该都会交给police,为什么你没有?”哈尔微笑着,语气有些低沉。

巴里没太注意他语气的改变,想了想说:

“这种事好像经常发生。”

哈尔差点把手中的杯子扔出去,什么叫经常发生?!现在雇佣兵都这么不值钱了吗?!

“镇上还有挺多雇佣兵来着,都是洗手不干或者年老的,”巴里拿着水壶给哈尔的杯子倒满“我家离小镇出口最近,还是诊所,有不少都是直接翻进院子里。”

哈尔:……民风真是淳朴。

“好像还有几个很有名的雇佣兵在镇上,我也是听他们说的。两个街道前的斯莱德大叔,好像叫什么钟,什么钟来着?”

“丧钟?”

“对,就是这个名字。”

真的假的?!

哈尔一脸震惊,丧钟,当年他还小的时候绿灯曾跟他合作过,那时丧钟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干脆利落的动作,条理清晰的计划,那应该是他们行动最为迅速的一次。

从那以后哈尔几乎没在见到过丧钟,其他也是从白灯的人口中听说。近几年再没传出丧钟的消息,有人说他死了,还有人说他去了其他地方,但哈尔却没想过会在这种地方在听到这个名字。

哈尔轻咳一声,收起自己的震惊,对巴里说:

“你们,没人管他们?”

“也不是,只要布鲁斯同意,他们就能在镇上住下,不搞出什么大乱子一般是不会管的。”

布鲁斯?什么人能在众人眼皮底下收留如此众多雇佣兵?还能做到让别人查不出痕迹?要知道虽然丧钟很强,但仍有很多人想要他的命,通缉令上丧钟已经被抄到天价。

“你说的这个布鲁斯,全名是什么?”

巴里回想一会,说:“好像是……布鲁斯·韦恩?”

布鲁斯·韦恩?! !

哈尔觉得他有点晕,今天两个重磅炸弹已经把他炸到天边。

布鲁斯·韦恩,地下城市“哥谭”的创建者,黑暗骑士,身价数十亿。

“哥谭”一直是神秘的存在,从无人知晓到成为最大的地下王国,几乎就在几年之间,更因为那对于普通人有保障的几项规定,“哥谭”一日复一日的壮大。

人们对秘密总是有着无与伦比的好奇心,当“哥谭”出现没多久后,就有人开始猜测“哥谭”的主人是谁,谁能有这样能力去支持一个王国不崩溃。

可惜那人从来没有出现在公众之前,甚至声音都没有,关于“哥谭”的一切都是由四位罗宾控制。

夜翼迪克·格雷森,红头罩杰森·陶德,红罗宾提姆·德雷克,罗宾达米安·韦恩。

突然有一天,一人以“BATMAN”的身份宣布“哥谭”创始者的名字为布鲁斯·韦恩,经过罗宾们的证实,这的确是他的名字。

这个消息就像是一块石头,一石激起千层浪,关于这个“BATMAN”和布鲁斯·韦恩人们众说纷纭,但最后也没人得出一个确切的结论。

毕竟这两个名字在这之前完全没有出现过。

白灯也一直在关注“哥谭”,他们拥有算是世界上最为全面的信息库,还有最顶尖的黑客,即使如此,他们也没能找到关于这两个名字的任何信息。

哈尔可不觉得能再有第二个布鲁斯·韦恩能在如此普通的小镇上收留丧钟这样的人物。

没想到能在这种地方见到布鲁斯·韦恩,哈尔觉得自己以后说不定能写一本《哈尔·乔丹历险记》

直到巴里喊他的名字,哈尔才从自己的世界里脱离出来,他按了按眉心,自己现在有点不在状态。

巴里把他手中的水杯拿走,让他躺好,屋子里安静祥和的气息让哈尔有些昏昏欲睡。

午后微暖的阳光透过窗子照进屋内,折进巴里眼中映出星辰大海。

“你可以先把伤养好,然后再决定去留。”

巴里在退出门外前轻轻说了一句,不知道哈尔有没有听见。

一片黑暗。

————————————————————

TBC

问:第一段的景物描写有何作用?(3分)

答:

评论(9)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