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bw9

墙头众多,胸怀大志
=͟͟͞͞=͟͟͞͞(●⁰ꈊ⁰● |||)


因为墙头太多,可能会不定期更新一些奇奇怪怪的cp(๑❛ꆚ❛๑)

保证不坑!ପ(´‘▽‘`)ଓ♡⃛

THE TOWN(十)完结

※ooc

※ooc

※ooc

※完结啦!

※打戏好难写_(:зゝ∠)_

———————————————————————

  天文台的确被废弃有一段时间,蜘蛛网挂满了角落,时不时有老鼠飞快地穿过。

  巴里按照布鲁斯的指示,轻轻转动望远镜的镜头,过了一会墙边传来一阵机关转动的声音,原本平整的墙面陷下去一个长方形,刚刚可以让一个人通过。

  正当他感慨杀手组织就是不一样的时候,耳机里再次传来了布鲁斯的声音:“这个通道已经很久没有人使用了,你不用担心会被发现。”

  巴里下意识地点点头,然后才反应过来即使他点头了也没人看得见的事实。调整了心态,他轻手轻脚地走进了通道。

  通道里也和天文台一样,回转的楼梯踩在上面掀起一阵灰尘,巴里走地很小心,生怕踩到什么不该踩的地方。

  “不用那么小心,”布鲁斯带着些笑意的声音再次传入巴里的耳朵,“那什么也没有。”

  “你怎么……”巴里还想在被嘲讽的边缘挣扎一下,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当然是猜出来的。”

  哦。

  巴里叹了口气,刚才紧张到空气几乎停止的气氛有些缓和,的确,太紧张了更容易出岔子。

  布鲁斯的声音带着电流的嘈杂又一次响起:“没关系,毕竟你是镇上唯一的医生,没了你还是很麻烦的。所以有生命危险的时候我们还会出手的。”

  “嗯,谢谢。”巴里深吸一口气,鼻腔被那带着灰尘气息的水汽充满,他继续向下走。

  布鲁斯的的声音消失后,哈尔那边便清晰清晰起来,并不是哈尔自己的声音,而是一个他从未听过的声音,在讲述一个跟他似乎跟他无关但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的故事。

  因为巴里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阿兰·斯科特。

  这个名字在他前十五年的人生中同杰伊·加里克一起占据了几乎是全部的空间。

  这是他最亲近的两个人,巴里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他们两人给予的。但随着阿兰·斯科特的消失,再到杰伊·加里克病逝,他的一切幸福的回忆也随之消失。

  对于阿兰·斯科特的离开,杰伊总是笑着,却不给他一回复,而杰伊也没再提过阿兰这个名字,最后一次是在他的墓碑上。

  现在看来,杰伊早就知道了结果。

  巴里强压下心里的酸涩,却还是红了眼眶,但他的步伐还是没有停下。

  他还能说些什么?他不了解灯团,现在能做到的,也只剩下帮助哈尔了。

  耳机那么传来一阵寂静,巴里加快了脚步,那曲折的通道的尽头是一扇门。

  “别动。”

  巴里一瞬间停下了所有的动作,甚至屏住了呼吸,等待着布鲁斯下一句指示。

  “现在打开门,右转,按下墙上的黄色开关。”
  巴里照做,开关按下后,墙壁上凸显出门的轮廓,但下一秒他的下颚上抵上了什么东西。微凉的金属,带着硝烟的气息,是把小型手枪。

  他知道布鲁斯不会害他,让他打开门也有原因,所以他保持着原本的姿势,一动不动。

  “巴里·艾伦?”

  下颚上的触感消失了,转而映入眼帘的耀眼的红色。
  “盖?”巴里想了想,最后在记忆的角落里想起来这个只见过一面的男人。

  见到熟悉的面孔,跟在盖身后的凯尔也收起了武器,那时一把弹簧匕首,刀刃可以折叠,便于携带。

  “你在这干嘛?”

  “来帮忙。”

  盖还想继续问,但基地突然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巴里瞬间紧张起来,想着是不是自己按下按钮放人的行为引起了基地的警戒,凯尔却拍了拍他肩膀:“一级警戒,光是一个入侵者,两个逃犯出逃不可能引起一级警戒。应该是红灯来了。”

  怎么这么多颜色?彩虹吗?巴里甩了甩脑袋,把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甩出去,要赶紧把哈尔救出来才行。
  

  
  
  带着水汽的空气在哈尔和塞尼斯托之间凝固,两人都沉默着,不知在想什么。

  但在警报响起的一瞬间,塞尼斯托抽出腰间的枪,抵在哈尔额头,而哈尔手上的闪电标志的尖端压在塞尼斯托脖颈的大动脉上。

  “有点长进。”塞尼斯托看了哈尔一眼,完全不在意自己脖子上的利器。

  哈尔刚想开口,却被塞尼斯托打断:“别乱动,你可不想让你的小情人看见什么血腥的画面吧。”

  哈尔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但很快就恢复了原来的表情:“管你什么事。”

  “你的小情人都到黄灯基地里面了,你说管我什么事。”

  “什……!”哈尔咬紧牙关,把即将脱口而出的惊呼咽回去,耳尖由于激动而微微泛红,巴里怎么来这了?哥谭的人怎么能让他自己以身犯险?

  “倒是挺勇敢。”塞尼斯托语气平平地说道。

  “首……”

  会议室的大门被一个黄灯成员推开,看到屋内的情景呆了一下便举起枪指向哈尔。很快,会议室涌进许多黄灯成员,手里的枪都指向哈尔。

  刚刚开门的黄灯成员向前走了一步,哈尔立即加大了力度,塞尼斯托的脖颈上出现了一丝血迹,那人又退了回去,保持在一个安全的距离,说到:“首领,红灯的直升机已经进入危险范围,现在怎么办?”

  塞尼斯托想了想,道:“撤退,没有战斗力留下也是碍事。”

  哈尔没有阻止塞尼斯托下达命令,红灯来了,现在再下命令也不会对结局又什么影响,但他手上的力道还是没有任何的松懈。

  接到命令,那个黄灯成员收起枪,退出了房间哈尔现在对于他们没有威胁,更何况至少十个人在这里紧盯着他,闹不出什么乱子。

  十多个人僵在原地,要抓活的,而且自己的首领也处于一个不太有利的境界,开枪也不是,不开枪也不是。

  “出去。”塞尼斯托命令道,“我自己解决。”
  在黄灯中,首领的话代表着绝对的权威,而房间里的黄灯成员都是最下层的士兵,不管怎样都要听从首领的命令。

  十多个人端着枪缓缓退出房间,在塞尼斯托的眼神下关上了门。

  门关上的一刻,哈尔猛的收回闪电挂件,另一只手抓住塞尼斯托的手腕,向反方向折去,试图缴了他的枪。但塞尼斯托同样反应迅速,率先松手任枪落在地上,借力反手握住哈尔的小臂向下拽,哈尔的上半身由于牵引力向下,塞尼斯托屈起膝盖,狠狠抵上哈尔的小腹。

  哈尔闷哼一声,但手握成拳的动作没停下,以同样的力度打在塞尼斯托的胃部。塞尼斯托被他的力道打得向后退了一步,身后突然传来破空的声音,他躲过飞来的暗器,哈尔直起腰,伸出手在半空截下那把力道不足的利器,是一把弹簧刀。

  角落里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扇小门。

  哈尔的视线转一圈,最终停在角落里一个红色的身影上。巴里手里拿着一根不知道从哪里卸下来的铁管,看他看过来,巴里向他挥了挥手,示意自己没问题。

  确认过巴里的安全后,哈尔很快将视线转回到塞尼斯托身上。警报声愈发刺耳,基地也有些颤动,红灯的军队已经到达了黄灯基地。

  “红灯已经来了。你想过以后要怎么办吗。”哈尔说道,用陈述句的语气问出这一句话,他不会劝塞尼斯托投降,因为是无用功,他了解塞尼斯托,劝和不劝没什么两样,“后果你能承受?”

  “能不能承受只有我自己知道。”塞尼斯托神色一暗,语气也变得冰冷,没再说别的,直接出手攻向哈尔,哈尔也毫不留情的反击。

  对于巴里来说,两个顶尖杀手之前的对决是震撼的。小镇上虽然也有比杀手更危险的人,但在布鲁斯和迪克等人的管理下,一直都是安全的,从未出现过类似眼前这种拼上性命的决斗。

  哈尔实力很强,但和塞尼斯托却差在了经验和阅历上,身上已经多出几个血洞。

  怎么办?巴里想着,突然摸到了衣兜里的盖给他的小手枪,小到只能装下两发子弹的手枪。

  “哈尔!”打扰在战斗中的人不太好,但巴里还是大声的喊出了哈尔的名字,并向哈尔的方向跑去。他和哈尔的位置正好是会议室的对角线,但巴里胜在速度快,马上就跑到了哈尔身后不远。

  “别过来!”

  被塞尼斯托缠着无法分心的哈尔过了一会才喊出这句话但已经晚了,塞尼斯托将刚出手的招式化解,按着哈尔的肩膀把他压翻在地,飞快的从衣服的里衬掏出一把手枪。

  “趴下!!巴里!!趴下!”

  哈尔瞳孔蓦然缩小,被压制住的他无法扭头看向巴里的方向,但他的话已经被那沉闷的枪声掩盖。

  塞尼斯托的枪虽然体型小,但口径很大,为的就是将目标一击致命,再加上塞尼斯托自己开枪,巴里活下来的几率,很小。

  哈尔没再说话,伸出手直接卸掉压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抬腿将塞尼斯托踹开。一把旋转着的手枪进入了哈尔的视线。

  他拿起枪,枪身上似乎还带着体温,让那冰冷了金属有了些许温度。哈尔毫不犹豫的向正在起身的塞尼斯托的左小腿开了一枪,这让他又半跪在地上,哈尔走过去,夺走塞尼斯托手上的枪,扔出去砸在墙上。

  被枪指着额头的塞尼斯托依然冷静,眼睛闪了闪。

  “别动。”哈尔的语气低沉,充满怒气,“枪里没有没有子弹你自己清楚。”

  “……你赢了。”塞尼斯托语气平淡,仍在流血的小腿让他的脸色苍白起来,但眼神带上了些赞许。

  哈尔抿着唇,没有拿枪的那只手微微有些颤抖,他甚至不敢回头看,不敢去确认巴里的生死。

  这个在他生活中指出现短短一周的人,已经如此重要了。
  正当空气凝固时,会议室的门被人推开。

  走在最前面的是盖和凯尔,随后是红灯首领阿托希塔斯和红灯成员。

  局势已经没有回转的余地,哈尔扔掉枪,转身快步走向巴里。

  当他看见干净的没有一丝血迹的地面和藏在眼皮下乱转的眼球时,悬在半空的心终于落回原地。

  哈尔蹲下身,拍了拍巴里的脸颊:“醒醒,回家了。”

  被识破的巴里有些不好意思的睁开眼:“演的怎么样?真要感谢布鲁斯的防弹衣啊。”

  “很棒。”

  哈尔的语气与平时没什么不同,但巴里还是飞快的低头认错:“对不起。”

  哈尔无奈的摇摇头,站起来后伸手把巴里也拉起来,拂去他衣服上的灰尘:“走了。以后就靠你养我了。”

  “啊?”巴里还没反应过来。

  趁他迷茫,哈尔飞快地在巴里唇上亲了一口,满意地看着他不敢置信的表情和变得通红的脸颊和耳尖,然后将额头抵在巴里的上:“我退休了,以后就靠你了。”

  过了一会,巴里闷闷的声音传到哈尔的耳朵。

  “好。”

  

END
  
  
    
  我写完了。
  QAQ
  感谢一直看到现在的你,感谢你的包容。
  突这是我写的第一篇(第二篇?)同人,总字数3万多一点。看着字数统计的时候还有点不敢相信,毕竟我是个写八百字作文都有点困难的人。
  写的真的很不好,连我自己重新看的时候都这么想emmmm,有的时候自己都没眼看_(:зゝ∠)_
  其实最开始的脑洞跟写出来的完全不一样,初心是想写一个甜甜蜜蜜过日子的文,结果搞出来一个阴谋(?)剧情_(:зゝ∠)_写的时候想写什么写什么,这也导致了到后来对剧情的纠结,因为中间初三停更,重开的时候反反复复地看,也总算是把一些零零碎碎的伏笔挑出来,但写的时候还是要翻翻前文,写的不好总不能再出bug不是。
  以后我可能就要在dc圈消失了(淡圈qwq),不会在写dc相关的,但如果有脑洞的话还是会写出来的qwq,给依笑傾城(不敢@qwq)小可爱的点梗会写的!(我还没忘!)可能超蝙的番外也会有一个(很短qwq)
  啊啊啊乱七八糟地写了一堆,本来打好的草稿完全没用上qwq
  所以
  有缘再见(*´∀`)~♥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