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bw9

墙头众多,胸怀大志
=͟͟͞͞=͟͟͞͞(●⁰ꈊ⁰● |||)


因为墙头太多,可能会不定期更新一些奇奇怪怪的cp(๑❛ꆚ❛๑)

保证不坑!ପ(´‘▽‘`)ଓ♡⃛

THE TOWN (九)

※ooc

※ooc

※ooc

※这章构思好久,关于赛叔那段一直在改来改去,至少想了三个版本(:з」∠)_最后还是写成这样了,ooc是肯定了qwq,不过总算是交代清楚了|ω•`)

※初代绿红有那么一句话吧(:з」∠)_

※不出意外下章完结qwq

————————————————————————

  黄灯的基地与绿灯基地有些不同。黄灯基地是在地底,为了遮掩它的本质,黄灯甚至还在基地上方修了一个人工湖,岸边还有一个破旧已经废弃的天文台。

  哈尔,盖和凯尔被打晕了带走,再次睁眼时他们已经抵达了黄灯的基地。

  三人开始检查自己的情况,除了之前打斗的伤,现在倒是没什么大问题,但身上所有的武器都被收的一干二净。

  “现在怎么办?”盖轻声问道。他们的手被绑着,关在一个全封闭的房间,这是灯团平时用来关押犯人的地方,除了外界打开,否则他们绝无可能出去。

  “等。”哈尔说。他们只有三个人,能做的只有等。而塞尼斯托没有一丝关于绿灯戒指的消息,所以他们更要等,等到塞尼斯托沉不住气的时候。

  盖和凯尔对视一眼,眨了眨眼睛,对方都没有异议,灯团成员的夜视能很强,能清楚地看见对方脸上的表情。

  三人都收了声,闭上眼睛休息。

  
  哈尔猜的没错,黄灯成员做了一切他们能做的,但关于戒指的事,就像石沉大海一般,毫无消息。

  现在只有两种可能,一是绿灯所有的戒指都被一个灯团外的局外人带走,二是绿灯早就知道他们的计划,让灯团成员带回总部。

  经过讨论,黄灯成员一致认为第一种是不太可能,他们不觉得一个灯团首领会将所有的戒指交给一个陌生人。而且他们刺杀橙灯首领拉弗利兹的事情完全被压了下去,一点消息都没有透露。不然他们现在也不可能坐在这讨论。

  但在他们攻击绿灯基地时,大部分绿灯成员几乎都已经撤退,只留下几个人。

  这简直就是计划好的。

  那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黄灯成员们陷入了沉默。

  “把哈尔·乔丹带上来。”坐在首席,一直默不作声的塞尼斯托开口。

  “是。”

  哈尔手指轻轻拽住衣袖中一根如头发丝粗细的银线,有什么悄无声息的落入了他的掌中。那是巴里的车钥匙。

  挂在上面的金色闪电挂件的边缘有些锋利,虽在平时不注意就会被割伤,但到了现在却割断绳索的好东西。

  哈尔的夹克外套是他自制的,在制作过程中他给夹克加了一个夹层,那里搜身无法搜出来,而那个夹层曾经在危机时刻是用来藏他的戒指的。现在那个车钥匙就被他放在里面。除了他自己没有第二个人知道这个夹层的存在,杀手总要有些自己手段。他将钥匙藏在手中,他的手掌足够遮挡住整个钥匙以及挂件。

  哈尔,盖和凯尔看着缓缓开启墙壁,点了点头,看来他们是等不及了。

  一个面无表情的黄灯灯跨入房间,直奔向哈尔,从身后的口袋里拿出一条黑色的布,蒙住他的眼睛,把他拽起带出来房间。

  起身的一刻,哈尔向凯尔两人比个手势,意思是让他们自己想办法,哈尔可不觉得他们两个没有什么绝招。
  


  
  哈尔被布蒙着眼睛,心中有些不屑,这并不能阻止他感知整个基地。略带潮湿水汽的空气涌入他的鼻腔,这种味道只有在湖边或者河边才有,要不然就是游泳馆——显然这不太可能。他在心里默默记下自己走过的路。

  大概走了有五分钟左右,估计哈尔那个黄灯带着他停下来,身边有些细碎的谈话声,大多都是关于自己的。

  哈尔就站在原地,身边的谈话声渐渐大了起来,随后有人向他的方向走来,那些谈话声也渐渐减小,直到整个空间安静下来。

  他仍然保持着腰背挺直非常标准的站姿,毫不在意从四周传来肆无忌惮打量的目光。

  突然他眼前的黑布被人摘下,随意的丢在地上,刺目的白光让他眯了眯眼睛。但哈尔很快适应过来,讲视线转到眼前的人身上。

  “哈尔·乔丹”塞尼斯托开口,这个名字已经很久没有在他的口中出现,上一次还是在他仍是绿灯成员时。说起来,他还算是哈尔的半个师傅。

  “我什么都不会说。你也什么都别想知道。”哈尔抢在塞尼斯托下一句话之前开口,语气平淡。

  塞尼斯托冷哼一声,“一开始就没抱过希望。”

  他挥挥手,身后的黄灯成员整齐有序的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快速的离开了会议室,过了一会,会议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个。

  “知道为什么我要摧毁灯团么?”

  哈尔挑了挑眉,这让他有些诧异,先开口的居然是塞尼斯托。也不等他回答,塞尼斯托自顾自地接着说道。

  “灯团并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说白了也只是徒有其表罢了。”塞尼斯托毫不留情的嘲讽道,神情也越发冰冷,“你们,不,我们遵守的,只是守护者按照自己的想法定下的牢笼罢了。坚持着他们所谓的正义。”

  哈尔保持着沉默。

  “毫无意义。”塞尼斯托微微昂头,随后转向哈尔,“你知道科鲁加吗?”

  沉默的哈尔,抬头看了看塞尼斯托,点了点头。

  科鲁加,塞尼斯托的故乡,但灯团导致了科鲁加的毁灭。科鲁加事件发生时哈尔还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孩,他所知道的一切都是他听说而来的。

  二十年前,守护者在科鲁加发现了被通缉已久的犯罪集团,但在那时,集团内的所有人都已放弃了自己原本的生活方式,在科鲁加简单平凡的生活着。但这并没有改变守护者的想法,他们派出了祸戎——直属与守护者的初代灯侠——并要求当时的绿灯首领阿苏·宾和绿灯成员阿兰·斯科特跟随完成任务。其实塞尼斯托是比阿兰·斯科特更好的选择,但守护者却未将任务交给他。

  因为科鲁加,是阿苏·宾的妹妹,塞尼斯托的妻子阿苏·瑟生活的地方。因为塞尼斯托的性格,如果他参与了这次任务,那一切都将脱离守护者的掌控。所以所有消息都被压了下来,塞尼斯托毫不知情。

  祸戎实力强大但精神状态极其不稳定,易失去理性和控制,所以要派遣两位绿灯跟随。但这并没有阻止一切都发生,祸戎在突然间失去了控制,屠杀了所以科鲁加的居民,也包括阿苏·宾和阿苏·瑟。阿兰·斯科特重伤失踪,在几年后被发现尸体,戒指带回绿灯回收,而祸戎也因无法掌控被灯团销毁。

  哈尔的戒指是阿苏·宾的传承,在阿苏·宾去世后的一段时间内哈尔转交给塞尼斯托指导,但等到阿兰·斯科特的戒指被回收后,塞尼斯托突然离开了绿灯,经过考验后加入了黄灯 并在几年内成为了黄灯的首领。

  而在塞尼斯托离开后,哈尔便成了绿灯的首领。

  哈尔神情复杂的看向塞尼斯托,科鲁加事件导致了他的一切回忆,朋友,亲人的消失,但却让绿灯在灯团内部的地位一再上升,哈尔觉得他好像有些理解塞尼斯托的感受。

  “别摆出那副表情,”塞尼斯托说,“你什么也不懂。你知道为什么守护者不让我去完成任务吗?”
  

     诚实地,哈尔摇了摇头。

  “因为他们怕我打乱他们的计划,让他们无法完成毁灭科鲁加的计划。”塞尼斯托在身后握紧了拳头,“祸戎的失控不是偶然,而是守护者操纵的结果。祸戎是他们创造出的不太完美的作品,但守护者仍可以控制他,毁灭科鲁加才是他们的目的。而科鲁加被毁灭后,他们才能拥有一个完完全全忠于灯团的塞尼斯托。”

  “那为什么阿苏·宾也要死?”哈尔咬紧牙关,声音中充满着不信任。

  “他比我更早发现了守护者的本质,这也是守护者要除掉他的原因。他们从不容忍异心。”塞尼斯托勾起唇角,像是想起什么有趣的事,“你可能不知道,阿兰·斯科特到底是怎么死的。”

  哈尔猛的抬头看向塞尼斯托,阿苏·宾对于他来说是一位值得尊敬的老师,而阿兰·斯科特对他更像是一位可以交心的长辈。在得知阿兰的死讯后,哈尔为此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

  为什么阿兰·斯科特会失踪那么长一段时间?为什么灯团没有任何想要寻找他下落的意图?为什么最后送的绿灯的只有一枚戒指,而阿兰的尸体却不知所踪?

  这都是哈尔曾经想过却又被自己推翻的疑问,而塞尼斯托的这一番话,撕开了记忆的封条,这所有的疑问如暴雨般倾斜而下。

  “他重伤后逃了很久,最后遇上了个好心的医生,救了他一命。之后他便与那医生一起生活,甚至还领养了一个孩子。”塞尼斯托说着,每一个字在哈尔耳中像是被放慢了三倍一般,沙哑苦涩,他有种预感,接下来塞尼斯托的话,将会告诉他一个让他无法接受的结果。

  “但是他还是死了。”塞尼斯托突然轻笑一声,“死在黑灯的手下,守护者的命令”
  

    果然。
  哈尔积攒的所有怒火在一瞬间消失殆尽,他站在那,像是失去所有支撑他的理由,低下头。

  守护者并不是没有找到阿兰·斯科特的尸体,而是他的尸体早已被处理干净。

  不留下任何痕迹,这是黑灯的守则。而归还灯戒也只是个借口罢了。

  他早该知道的。
  
  
  

  “我这样穿没什么问题吧?”巴里拽了拽身上的衣服,有点紧。

  布鲁斯绕着巴里转了一圈,将他穿的不正确的地方改正过来,“至少它是防弹的。

  一旁的克拉克向他安抚地笑了笑:“不用担心,我们会在外面支援你的。”

  对于克拉克的特殊身份,巴里还是有些了解,那个正常人可以不借助任何设备,飘在半空?就像克拉克现在这样。

  巴里点了点头,刚想说什么却被布鲁斯拍了下肩膀打断,“现在把帽子带上,然后按一下耳朵上的标志。”

  巴里照做,一阵刺耳的电流声后传来模糊的说话声,他听了一会,“哈尔?”

  “他现在多半和黄灯首领在一起,你可以注意点,”布鲁斯后退半步,和克拉克并肩站在一起,“我会给你指示,但也仅限于你找到哈尔·乔丹之前,找到他之后就要靠你自己。”

  他的身份并不适合直接参与灯团的内部斗争,能帮到巴里只有这些。

  “等一下,”巴里举手,看着眼前闪着银光的湖面,他知道那个什么基地就在湖面下,他也不能直接跳下去吧,“所以我要怎么进去?”

  布鲁斯扭头,“看到那个天文台了吗?”
  
  
  

TBC

  

评论(9)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