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bw9

墙头众多,胸怀大志
=͟͟͞͞=͟͟͞͞(●⁰ꈊ⁰● |||)


因为墙头太多,可能会不定期更新一些奇奇怪怪的cp(๑❛ꆚ❛๑)

保证不坑!ପ(´‘▽‘`)ଓ♡⃛

THE TOWN (八)

※ooc

※ooc

※ooc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我胡汉三又回来填坑了!!!!!

※仍是没什么令人激动的过度章❤

————————————————————————

门后是一望无际的黑暗。

黑暗总是能给人一种窒息的错觉,没人知道黑暗背后是什么,又有什么样的东西在等着自己。

巴里打开手机的手电筒,白色的光亮微微驱散了他心中的恐慌,大步向前跑起来。

只要跑的再快,再快一点。哈尔的声音似乎就徘徊在耳边

他看不清远处的前方,唯一能看见的只有手电筒四散的光线照亮的一点点通道。

两侧的墙壁上时不时闪过几个句子,巴里看得模糊,记住一句。

白昼朗朗,黑夜茫茫

好像是绿灯的暗号?他想。

突然,头顶传来一声巨响,震得墙壁掉下些沙土。

这一声巨响吓了巴里一跳,手一抖,手机大头朝下掉到地上,闪了闪便暗了下去。

“不不不,”巴里紧忙弯下腰捡起,点了点屏幕,没有反应,“天……”

通道里恢复了黑暗,头顶又传来一声巨响。

算了算了,没什么可怕的,巴里安慰着自己,深吸一口气,绷紧身体。下一秒如离弦的箭一般跑了出去。

跑步什么的他还是在行的。

黑暗模糊了他的视觉,却也让他其感官敏感起来,他能感受到风拍在他的脸上带着些许刺痛,还有空气中慢慢弥漫着的硝烟的气息

这可不是什么好迹象。

不知跑了多久,一丝亮光闯进他的视线,巴里心中一喜,朝着那个方向跑去。

光是从一扇门后渗透进来的。巴里扶着门歇了一会,跑的太过,他现在有点晕。

缓过来,他用力去推,门纹丝不动。

外面就是自由,这让巴里稍稍放松一点,但门要是打不开,什么也没有用。他握紧了拳头,手中的异物感让他突然想起,自己手里还拿着哈尔的戒指。

嘿,巴里,动动你的脑子,他对自己说,哈尔是怎么用他的戒指来着?

又一阵震动传来,头顶掉下些沙子,细碎的声音让巴里起来一身鸡皮疙瘩。他像是下定决心一般将戒指戴在手上,缓缓将手掌贴在墙上。
  
巴里等了好一会,墙角被震下来的土积了薄薄的一层,但面前的墙还是毫无反应。当将他刚要把手从墙上撤下时,一丝在黑暗中无比刺眼的绿光晃进他的眼中。
 
“识别,绿灯首领,哈尔·乔丹。”
  
冰冷的机械女音在耳边响起,那绿光逐渐明亮,扫过他的手掌,将整个通道照亮。
  
巴里眨了眨眼睛,真是神奇。

石门在眼前缓缓打开,身后传来一声不同于之前的巨响,他猛的回头,整个通道开始崩塌。
  
这什么?自毁系统吗?还没来得及让他多想,那坍塌声似乎已经到了身后。但门还没完全打开,巴里侧身闪出门外,没等他站稳,让他出来的门已被巨石压塌。
  
自毁速度快的让人咂舌。
  
巴里有些担心地转头看向山顶,但随即又转过去,迈开腿向树林的方向跑去。
  
满眼的白桦树让人一些头晕,看起来排练的杂乱无章,但这些树木的走向却一直引导者巴里。
  
他随着树木走去,心中的不安让他握紧拳头,那冰冷的戒指给了他些许力量。
  
不同于树叶见零散的细光,突然刺眼的阳光让巴里停住了脚步。他能感到自己在往山下的方向走,而现在他似乎到达了目的地。
  
前方是个有些破旧的小院。不知名的藤蔓爬满墙壁,零星开着几朵紫色的小花,只有一丝空隙才能看出墙原本的颜色。
  
巴里又有些不确定,转头看,风将树林吹的窸窸窣窣作响,像是在给他指引,让他到那院子里去。
  
巴里深吸一口气,向前走轻轻推开那扇木门。
  
这是他自己选择的,没什么可后悔的。
  
里面出奇的安静,巴里迈过门槛,但在看到院中央躺椅上的人时,他停下了脚步。
  
听到声音,躺椅上的人坐起身,趴在他腿上的猫咪随着他的动作跳下躺椅,慢悠悠地走到一旁继续他的晒太阳大计。
  
“巴里。”布鲁斯眨了眨眼睛。
  
“海,布鲁斯,”很显然,巴里有点被震
  惊到了,呆呆的跟他打了个招呼,“等等,布鲁斯?!你怎么在这??”
  
没理会他震惊的声音,布鲁斯站起身,身后站着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穿着蓝色衬衫的克拉克。
  
“看看你过的怎么样。”

  

绿灯基地。
  
一片狼藉。
  
巨大的屏幕上布满裂纹,上面密密麻麻都是子弹的弹孔,各种精密的仪器早已报废,上面还洒着干涸血迹。留下来备战的二十位绿灯,现在能清醒站在,哦不,跪在地上的只剩三个
  
哈尔双手被两个黄灯成员压着折在背后,额角的血液滴在地上,汇聚成一个水洼。
  
他吐出一口血,舌尖抵在口腔内的伤口,针扎般的疼痛让他混沌的脑子清醒了一些。
  
哈尔抬头冷笑着看向塞尼斯托,“塞尼斯托。”
  
塞尼斯托仍是那副表情,身后走上了一个黄灯,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
  
“戒指呢?”
  
他们在那十多个绿灯身上搜索过,但却没找到一枚戒指,即使所有黄灯将整个基地搜查一边后,得到的是同样的结果。
  
“目的呢?”哈尔反问道。
  
塞尼斯托没说话。
  
“毁灭灯团?还是你想要掌权?”
  
“你是知道的。”塞尼斯托说道,语气如极地般寒冷。
  
哈尔不动声色地环视四周,血液模糊了他的视觉,现状对于他们非常不利,但那些已经撤离的绿灯已经能保证安然无恙。
  
“你凭什么觉得我会知道?我对你的野心毫无兴趣,但我知道红灯对你来说已经是个极大的挑战,更不要提黑灯白灯。”哈尔又尝到了血腥味,但这并不妨碍他继续嘲讽塞尼斯托。
  
“这就不管你的事。”塞尼斯托的语气终于有了点波动,“戒指呢?”
  
哈尔冷哼一声,刚才隧道坍塌的声音他是听到了的,这也代表着巴里已经带着戒指离开的基地,“我可不觉得你能找到。”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这把可是要欠哥谭一个大人情。
  
见他这样,塞尼斯托也没再问什么,转身离开。哈尔,盖和凯尔也被半拉半拽的站起身。哈尔转头看向盖,他点了点头,虽然几乎看不出摇动的痕迹——灯团上层已经派人去和绿灯的大部队接应。
 
凯尔有些担心,整个绿灯的戒指都交给那个只见过一面,除了哈尔谁都不了解——可能哈尔也不太了解——的小镇医生巴里·艾伦。
  
戒指相当于整个灯团的性命和本质所在,交给一个不知根知底的人。凯尔不知道是否该相信哈尔的选择,但他知道,哈尔总会有他的道理。
  
希望那个叫做巴里的人,能跑的远一些吧,他想。
  

  
TBC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