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bw9

暂……暂退……果咩|ω•`)
墙头众多,胸怀大志
=͟͟͞͞=͟͟͞͞(●⁰ꈊ⁰● |||)


因为墙头太多,可能会不定期更新一些奇奇怪怪的cp(๑❛ꆚ❛๑)

保证不坑!ପ(´‘▽‘`)ଓ♡⃛

THE TOWN(六)

THE TOWN(六)

※ooc

※ooc

※ooc

※不知道该说点什么那这个凑个字数好了(:з」∠)_

———————————————————

哈尔回来时已经是半夜了。

当他走进自己的房间,看到的就是巴里抱着他的被子睡得正香,衣服也没有换。

看来真的是累了。

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巴里?去冲个澡再睡。”

巴里睡得很浅。虽然他能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但只要有些许动静就能将他从睡眠中唤醒。不过因为过于安静的小镇,这种事很少发生。

半梦半醒的巴里被哈尔半推进浴室,耳边传来一声叮嘱,“往右掰是热水,其他东西都在左边的架子上,衣服放在门口的篮子里就行。门上是我的衣服,你先凑合着穿吧。”

说完,哈尔有些纳闷,平时自己也不是话多的人,为什么到了这会就跟老妈子似的?

浴室里渐渐响起稀里哗啦的水声,与漆黑安静的房间有些格格不入。

哈尔坐在沙发上,闭上眼睛,感受黑暗赋予他的宁静。

刚才他从凯尔那里得知,拉弗利兹的死已经确认为塞尼斯托所为守护者已经下了命令,要活捉塞尼斯托,但是他现在去隐去了所有的行踪,就连白灯也找不到一丝痕迹。

如果塞尼斯托下一个目标是绿灯,那他们处于绝对危险的状况。

除去在外出任务,基地里文职和各种闲杂人员,还有没有实战经验的小菜鸟,能进行战斗的只有区区几十余人。更何况他们也不能让所有人去冒险。

哈尔习惯性的摩挲着手上的绿灯戒,这是他曾经备用的戒指,原本以为不会用到,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现在他还有个大麻烦。

他转头看向浴室的方向,那里有黑暗中唯一的光亮。

如果巴里·艾伦出了什么意外,先不说那个“蝙蝠侠”不会放过自己,他自己也不会放过自己。

毕竟是他把他带进了这个局。

怎么才能把他骗回去呢?

哈尔绞尽脑汁,在脑海里幻想了各种办法,好像每一个可行的。巴里是认准了就绝对不会放手的人。

他的执着和对执着的自信,让哈尔也自愧不如。

想着想着,巴里已经从浴室走出来,关掉了灯。

他和哈尔没差多高,可是体型上的差别,哈尔的衣服在他身上整整宽松了一圈。袖子也有些长,不得不卷上几圈。

“你手上的是什么?”巴里好奇的声音划破黑暗响起。

哈尔低头去看自己的手,发现戒指闪着莹莹绿光,“这个是身份标识,里面有我们的个人信息。”

“哦,”巴里点点头,“那之前怎么没看见你带?”

“之前被追杀的时候扔掉了。”

哈尔紧盯着他,“巴里,”

“嗯?”

“你后悔吗?”哈尔加快摩挲灯戒的速度,心里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

“后悔什么?”巴里不解。

哈尔都没有注意到自己不自觉的坐直腰板,“后悔跟我走,离开小镇?”

安静了一会,寂静中突然传来巴里的笑声,“就这个?”

“嗯,有什么好笑的。”哈尔挠了挠头发,有些恼羞成怒。

“没什么可后悔的,要不我也不会在这。”

巴里走过去坐到他身边,“杰伊给我讲过一个故事。故事里个人花了一生时间去等一个人,结果等到最后他也没能等到那个人回来。”

“我说,为什么他不去找他?杰伊说,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在想挽回也是不可能的。”

“后来,我觉得故事中的人就是他自己,他一直念叨的阿兰应该就是他等的人,”巴里耸了耸肩,“反正只是猜测罢了。不过缘分真是个神奇的东西。”

“怎么讲?”

“你看啊,世界这么大,明明有许多其他的房子,为什么你就跑到我家呢?还一下子就把我最喜欢的花给踩坏了。”

哈尔用手肘怼了怼他,“你怎么还记得这茬啊,等我们回去我再给你种一盆好了。”

“这可是你说的。”巴里站起来甩了甩头发,干的差不多了“如果后悔了我就不会跟来,既然跟来了我就不会后悔。错过了可就再也回不来了。”

哈尔都没意识到自己的嘴角挂上了一丝微笑,“行了,去睡觉吧。”

“我要是睡床,那你睡哪?”巴里问道,他刚才进屋的时候看见门口上挂的牌子,这里是哈尔的房间。

“没事,我还有点事。明天我还有任务要交给你,赶紧睡。”

“什么任务?”巴里眼睛都亮了起来。

“明天你就知道了。”

哈尔挥挥手不留任何情面,给巴里一个背影关上了门。

巴里撇撇嘴,明天就明天。

每一个房间门口都有一个挂壁式电话,确认门关好后,哈尔播出一串号码。

“凯尔?明天开始组织撤离,三天之内必须完成。留下二十个人,足够的武器。”

得到答复后,他挂了电话,向走廊最深去走去。尽头是一个死胡同,只有一堵白花花墙。

哈尔右手握成拳,砸向墙壁的某个角落,手上的戒指完美的契合在墙中。

从戒指那一点开始,延伸出两条裂缝,最后竟是出现了一个能容纳一人通过的通道。

在哈尔进入通道后,那堵墙又恢复平常的样子,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在山脚下的小镇上,考外侧的别墅的房顶上坐着两个人影。

“按照他们这个速度,最多还有三天就能到达……布鲁斯?”

刚才还坐在自己身边的人,一转眼就消失,克拉克低头看,只抓到一个闪进屋子的背影。

他也跳下屋顶,跟着前面的人一起走进屋内,“下次消失的时候能不能提前说一声,这样很吓人啊。”

“要说吓人,你这个外星人才最吓人。”

“……好吧,如果三天之后他们真打起来怎么办?”

布鲁斯冷笑道,“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最近哥谭又有一伙人不太安分,好了伤疤忘了疼。”

“用我回去看看?”

“不用,”布鲁斯摇头“让迪克他们锻炼一下。”

看似平静的小镇下,掩盖着危机四伏的暗流。

山雨欲来风满楼。

TBC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