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bw9

暂……暂退……果咩|ω•`)
墙头众多,胸怀大志
=͟͟͞͞=͟͟͞͞(●⁰ꈊ⁰● |||)


因为墙头太多,可能会不定期更新一些奇奇怪怪的cp(๑❛ꆚ❛๑)

保证不坑!ପ(´‘▽‘`)ଓ♡⃛

THE TOWN(四)

THE TOWN(四)

※ooc

※ooc

※ooc

※文中的歌是Mountains-Lawson有兴趣的可以听一听,歌词对应下文的内容ᕦ(ò_óˇ)ᕤ

※咸鱼了三天终于搞出来了(:з」∠)_说好的大粗长……吧!(✧◡✧)

※什么时候能完结啊(◍•̅ ȷ̫ •̅◍)下一个超蝙的都想好了,不过大boss还没打,前路漫漫啊(✘_✘)

※微超蝙,还是打个tag好了(๑╹∀╹๑)

———————————————————

“你说什么?!”

哈尔的瞳孔骤然收缩,心似乎要跳出胸膛

橙灯军团只有拉弗利兹一人,他的死亡就代表着军团的毁灭。

因为人数原因,拉弗利兹主要负责潜入刺杀,没有后备人员打掩护,独自一人在重重监视下完美的完成任务,也就代表了他的能力。

能在众人眼皮子底下悄无声息的将他除掉,能做到的人屈指可数。

思绪在哈尔脑海中翻腾,一时间居然想不出谁能做出这种事。

看哈尔没出声,布鲁斯也不急。接过克拉克递来的茶,轻轻啜了一口,他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寂静在房间里徘徊,似乎连自己的心跳都能听清。

“你到底想说什么?”哈尔从思绪中挣扎出来,双眼紧盯着布鲁斯,像一只蓄势待发的狼。

他完全不明白他跟他说这些有什么好处,难不成只是想告诉他一切,还是想挑起他们灯团内部的战争?

布鲁斯耸了耸肩,开口道:“我刚才说过了。”

他相信哈尔是个聪明人,“哥谭”的利益牵扯太多,里面的弯弯绕子不是一时半会能说清。

“这种事情在你心里绝对有底。是谁你也应该有数,只是不敢承认罢了。灯团几股势力互相斗争也不是近几年才发生。你们的事我也不好参合,但是,”布鲁斯坐直腰背,刚才慵懒的气息瞬时消失,锐利的双眼紧盯着哈尔似乎能将他的一切看透“你已经来的镇上,甚至跟他们产生联系,我就不能置身事外。我不介入灯团,也希望你不要来打扰镇上的平静,哥谭是哥谭,这是这,两者毫无瓜葛。”

布鲁斯竖起一根食指,抵在唇边,

“好自为之。”

刚才的他就跟市面上普通的富二代花花公子没差,现在才有巴里说的那些性格特点。

“希望你能遵守承诺。”

“当然,”布鲁斯勾起一抹微笑“只要你能说到做到。”

他扬了扬下颚,示意克拉克送客。但在这之前哈尔已经走出房门。

等听到阿尔弗雷德关上大门的声音后,克拉克才开口:

“他已经打定决心要离开,为什么又找他说这些?”

“下的决心是以前的决定,现在多出一个不稳定的因素,一切又变成未知数。”

布鲁斯站起来走向窗边,看着哈尔逐渐变小的身影,略有所思。

“你是说,巴里?”克拉克疑惑道。

据他所知跟哈尔接触最为频繁的就是巴里,镇上好心的小医生。

“对,这几天有什么被改变了。巴里或者哈尔能做出什么事,已经不在掌控之中。他急着离开说明他感到事态超出他的预料。我再告诉他拉弗利兹身亡的消息,只不过是推了他一把而已。”

“如果他敢轻举妄动,”克拉克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诡异的红光“我会解决。”

布鲁斯“嗤”的一声笑了出来:“得了吧,你记不得以前你好像把我最喜欢的树给烧断来着?”

“额……”克拉克摸了摸鼻子“那只是个意外。”

“多少大风大浪都没能把哥谭摧毁,说不定你打一场哥谭连带着这个镇都能给你打没了。”

“……”

布鲁斯拍了拍克拉克的肩膀,冷笑一声:“最近阿克汉姆的人又些不太安分,看来是上次还是没能记住教训。”

没在布鲁斯家停留太多时间,街上依旧是静悄悄的。

哈尔漫无目的在大道上徘徊,思考着最近发生的一切。

作为一个职业杀手,想让他死的人太多,几乎是仇人遍布天下,这也是为什么最开始那一次有预谋有计划的追杀他想不出主谋的原因。

但是现在结合拉弗利兹的死,似乎一切都捋顺清楚。

有人想让他死,不仅仅是他,还要彻底颠覆灯团的统治,独揽大权。

多显而易见的理由,自己却从未想过。哈尔自嘲的笑了笑,果然安逸的生活会让人降低警觉。

他能感到一系列事件都是针对他,其他只是附带而已。要是这么说,他只能想起一个人。

塞尼斯托。

他和塞尼斯托并不是一开始就是死对头,说起来他还能算得上是哈尔半个老师。

一切的改变都开始于阿苏·宾死后,他继承绿灯军团之后。他也不是很明白,明明塞尼斯托比他更有继承灯团的资历,为什么会是他?

事实证明不知一个人这么想,塞尼斯托与他的想法完全一致,但是哈尔已经完全继承灯团,再说什么都晚了。

一怒之下塞尼斯托褪去绿灯戒,加入了黄灯军团,而且没用多久便登上首领的位置。

对于七灯之间的明争暗斗,守护者选择视而不见,他们关注的是最大的利益,只要不做出伤害组织本质的举动 他们一般不会介入。

如果真的是塞尼斯托所为,为什么守护者没有一丝反应?

也不知道盖和凯尔他们怎么样。

哈尔胡思乱想着,一抬头却发现自己已经走到巴里上次带他来的小山。

反正也什么地方可以去,巴里可能还在睡,哈尔选择走上山。

还是一样的夜晚,一样的地方,只是少了些什么。

哈尔在碑前坐下,他叫什么来着?哦对了,杰伊。

上回他没能仔细看,他借着月光看了个清楚。

请不要在我的墓前悲泣,我不在那里,我并没有离去。

这首诗他知道,可能是小时候灯团里的前辈给他念过。

现在他只记得几句,也是那位前辈念过最多的几句。

当你清醒于早晨的安宁,在鸟儿幽静的盘旋种,我奔放着飞升的激情,而在被点亮的黑夜里,我有是释放温柔的朗朗群星。请不要在我的墓前悲泣,我不在那里,我并没有离去。

那位前辈念起这几句话脸上的表情是哈尔从未见过的,可能是一种叫做幸福的感情吧。

碑的最下面还刻着几个小字,

TO ALAN AND EVERYONE

阿兰是谁,他也没多想。那位前辈在一次任务中受伤身亡,若是现在算起年龄也应该是胡子头发一大把的老爷爷了。

哈尔呈大字型躺在地上,微冷的空气经过鼻翼缓缓进入肺部,他甚至能感到血液在血管中跳动的声音。

缓缓吐出一口气,现在他还是哈尔·乔丹,等太阳出现在地平线上时他就是一名绿灯。

巴里·艾伦

他在心里默念这个名字,似乎感觉没有那么冷了,好像还有一丝丝温热透过左胸第四根肋骨微微向里面一点的位置扩散到全身。

巴里·艾伦

哈尔闭上眼睛,堕入一片黑暗。

早上,哈尔顶着一头乱发从草地上做起身,他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事。

他现在是没车没飞机连个代步工具都没有,要怎么回基地?难不成走回去?

他和那个老蝙蝠的约定摆在那,管他借的机会是没有了。

哈尔烦躁的挠了挠头发,走一步看一步吧。

经过黑暗洗礼的小镇处处透着新生的气息。街上已经有些人在晨跑或者散步,一副安稳祥和的样子。

再加上镇子偏僻的地理位置,也能算是童话中的仙境。

嘛,基地的位置也很偏僻,还是在大山沟里,仙境算不上,秘境还是勉强擦个边。

哈尔双手揣在衣兜里,挑了条没人的小路,出镇具体的路他不太清楚,那天晚也是误打误撞才走进来。既然他翻进的是巴里家,就说明他家离离开的路并不远。

绕小路的原因主要是为了避开巴里,组织的事也不好说。

其实就是他怂了,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巴里。

凭着一个大致的方向,还真让哈尔找到出去的路。

高速公路上没有什么车,哈尔大大咧咧走在路中间。

他的戒指早就不知道在那里,里面所有东西被销毁后只能当个玩具,不过这样他与绿灯加密的联系也把被切断。

这样也不是个办法,还是要找个地方联系一下凯尔才行,他想着,身后传来汽车的鸣笛声。

他向路边走了走,没想到车在经过他身边是停了下来。

哈尔脑海中警铃大作,右手伸向腰间别枪的位置,是人是鬼先给他一梭子再说。

贴了车窗膜的窗户渐渐下摇,露出一张哈尔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脸。

“Hey,Genius,要搭车吗?”

“巴里?!”

被点到名的巴里给处于当机状态的哈尔一个大大的笑容,显得他金色的头发都灿烂了不少。

最后哈尔还是上了车。

巴里完全没有注意到围绕着哈尔身边名为尴尬的气息,车内的音响还在放着歌。

他跟着节奏轻哼着歌词,看样子是听了很多遍。

“…We can move mountains mountains,Covered in gold,Walk the ocean,Feel A black hole,Building an empire,Watch it explode…”

哈尔突然想起什么,转头文他:“你病好了?”

巴里手指在方向盘上打着节奏:“嗯哼”

“啊?”哈尔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巴里“我记得你烧的挺严重?”

巴里耸了耸肩:“我病好的快。”

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对了,你走了之后冰袋化了一床水,下次能不能换个湿毛巾什么的?”

“……”哈尔摸了摸鼻子,他也没照顾过人,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呗。

“额,我们去哪?”

巴里看向哈尔,没有目的地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开。

哈尔眼里闪过一丝不自然,有点纠结的开口:“你确定?”

“确定什么?”

“我的世界,”哈尔伸手在空中画了个圆“很乱,很黑暗,有很多都不是你希望看到的。所以……”

巴里做出一副正在思考的样子,但哈尔能很清楚看到他蓝眼睛里完全没有思考的模样。

哈尔无奈的抿了抿唇,看来自己是劝不动他了。

“不会有你说的那么严重。你们所做的一切是对是错,换个角度看就会完全不同。只要你用另一种方式去看你的世界,你还是能发现很多美好的。”

巴里盯着前方的路,路边开满了白色的小花。

哈尔轻笑出声,说的还挺有道理。

“你带电脑没?”

“带了,在后座上。要电脑干嘛?”巴里疑惑的看着哈尔。

他背过身,从后座上拿起电脑,说:“一会你就知道了。”

哈尔在浏览器上敲出一个网址,旁边传来巴里的声音,

“没有WiFi能上去吗?”

“能。”

哈尔在页面像登陆界面的地方打了一句话,屏幕一闪,出现一排名字。

“还有这种操作?”

哈尔竖起一根食指抵在唇边,示意他噤声。巴里会意比了个ok,杀手间的秘密交流嘛,电影里都是这么演的。

虽然眼睛盯在路上,但心已经跑的哈尔那边去了。

先穿出的是一段杂音,只还是一个男声。

“白昼朗朗,黑夜茫茫”

“魑魅魍魉,无所遁藏”

“异徒乱党,畏吾神光”

“绿灯长明,万世光芒”

真的有暗号!巴里耳朵竖的高高的,心里的激动都要溢出来。

“哪位?”

“你猜,”哈尔一笑“猜对了就告诉你。”

巴里瞅了他一眼,哪有这么幼稚的杀手,说好的狂霸酷炫拽呢。

“……哈尔”

“呦,还真猜对了,难得。”

“上哪浪去了,一周都没动静。”

“哪有,我是这种人吗?”

“……”

“行了,不跟你闹了,”哈尔挥了挥手,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最近的事别告诉我你一点都不知道。”

“拉弗利兹死亡确认,塞尼斯托带着黄灯军团消失。”

哈尔冷笑一声,果然,忍耐了这么多年,最终还是忍不住了是吗。

“凯尔,封锁一切消息,不要对我的行踪透露一点。制造我死亡的假象,是时候做点什么了。”

说完哈尔直接关闭了网页,合上电脑屏幕,深深吐出一口气。

“哈尔”

“嗯?”

“我突然觉得你有点帅。”

“当然,我一直都很帅。对,你知道去海滨城的路吗?”

巴里想了想道:“镇在中心城郊区,要去海滨城的话,好像要一直往南走……”

“知道个大致方向就行,到时候我告诉你该怎么走。”

“那就应该没问题。”

哈尔看着认真开车的巴里,神情闪过一丝复杂,还是转头看向窗外。

镇上,韦恩大宅天台。

“他还是跟着去了。”

站在布鲁斯身边的克拉克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如果仔细,就会发现并没有站在地上,而是以一种神奇的方式半漂浮在半空。

布鲁斯松了松领带,说道:“最近哥谭先让迪克他们盯着,别处什么乱子。”

看样子是要跟着去了。

克拉克诧异的看着他,不是说好不插手吗?

“说不插手,但没说不能去看热闹。”

也不看他什么反应,直径向楼下走去。

克拉克愣了一下,看惯他治理哥谭的样子,都快忘了他以前也是个天真的孩童。

他自言自语道,然后又笑了起来,向前跨出一步,直接从楼顶降落到庭院中央。

“想去就去吧。”

—————————tbc—————————

评论(4)

热度(16)